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恋与】今天天气真好不如一起吃个饭?(一发完)

※标题和正文事实上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内容极其神经病,剧情走向成谜

※又名《女主不在时你的男神们都在做些什么》

※极度ooc但是不接受批评,十分任性。







1.鹬蚌相争,渔翁跟别人跑了。


据说每一个神经病故事的都有一个十分正常的开头。

比如周棋洛此时正半躺在李泽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吃冰淇淋。

恩,应该可以说算是个正常的开头。

忽略掉办公室门外拿着玻璃杯偷听的周棋洛的经纪人和魏谦之外。

经纪人大人扭头和魏谦面面相觑。

李总今天心情好吗?

好像还不错。

可是棋洛的心情不算好。

周棋洛心情为什么不好呢。

周棋洛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用勺子把玻璃杯敲得叮叮响“我就不!”

李泽言坐在办公桌后面头都没有抬一下的回了他一句“呵呵。”

娱乐圈总是充满绯闻与八卦的,周棋洛就曾与自己的经纪人就关于“李泽言这个老男人为什么都二十八了还没有女朋友”这个严肃问题进行深刻探讨。

虽然只是他一个人的探讨。

最后的结论是大概因为这个人除了四字成语和冷哼之外很难憋出其他什么字,所以成天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根源其实是语言沟通障碍。

“你说他是不是有一个和我一样姓周的好朋友?”周棋洛眼神很诚恳。

经纪人大人抱着两包薯片和三包牛奶饼干十分严肃“别给我转移话题,说!剩下的零食藏哪了!”

扯远了。

但是在一个早上听了十遍以上呵呵之后的周棋洛还是再一次从心里论证了之前他得出的这个结果的正确性。

“我为什么非要和这个谁谁谁炒什么鬼cp啊!”周棋洛往桌子上甩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物请自动带入郝美丽。

还有,请不要问郝美丽是谁。

“哟,还随身带着照片啊。”李泽言瞅了一眼,阴阳怪气的感叹了一番。

“我经纪人塞给我的!……不对,这是重点吗?”周棋洛感觉心很累,累到人设崩塌的那种累。

“这是你公司的安排,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泽言依然头都没有抬一下,说话期间批完了三份文件,简直下笔如飞。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有我们公司多少股份。周棋洛咬牙切齿。

“而且我人气这么高了为什么还要找人炒cp啊!”

“大概是为了让你不乱出绯闻给无关人员添麻烦。”李泽言对答如流。仿佛提前背好了发言稿。

……

周棋洛沉默了三秒,突然说:“我今天就找那个‘无关人员’再去游乐园玩一次。”

李泽言手里的钢笔一顿。

“而且要手牵手故意给狗仔拍到!”

李泽言终于舍得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从嘴巴缝里憋出两个字:“幼稚。”

周棋洛眯着眼睛得意洋洋“我还要和悠然去看电影吃好吃的。”

李泽言把钢笔一放,抱起双臂,“你三个月都别想吃到souvenir的布丁。”

你说你们李总会把我家棋洛打死吗?

周棋洛经纪人和魏谦在短短十分钟内学会了无障碍手语比划式交流。

难说。

魏谦心很累。

不过我知道我今天把你们放进来这件事可能会导致李总把我打死。

你说公司为什么要安排给我们家棋洛炒什么cp。

魏谦摸摸下巴。周棋洛前几天是不是被拍到和哪个小姑娘一起吃冰淇淋?

你说那个小姑娘,好像是哪位制作人吧。

恩……我们李总好像对那位,恩,有点意思。

哦~经纪人恍然大悟的锤了一下手掌。

两位助理对视着啧啧啧了一番。

感情纠纷,感情纠纷。

镜头回到办公室里。

外面是八卦与扯淡并存,另一边就是落霞与孤……呸。

剑拔弩张形容的大概就是现在这种状况。

周棋洛和李泽言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已经对视了整整三分钟,眼神拼杀十分激烈。空气中充满了决策力亲和力行动力和创造力。

然而人设决定了战斗数值。

小奶狗周棋洛在李泽言霸道总裁人格的视线中默默败退,瘪着嘴摸出手机寻求外援。

“我要给悠然打电话告状!”

……

如果说之后的一系列幺蛾子是怎么回事,可能罪魁祸首就是因为这通电话。

然而现在的周棋洛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好像现在的李泽言的钢笔也并不知道自己会在两分钟之后命丧黄泉。

当然首先,我们的女主是接了电话的。

要说周棋洛这个人啊,能力真的是没得说的。从歌手到演员样样精通,演什么像什么,人格切换妥妥没压力。比如上一秒还在和人吹胡子瞪眼,下一秒就能眯着眼笑成小天使背景还飘着小花花。

“喂?薯片小姐啊~”

……

所以这种二缺到底是怎么引起那个女人的注意的?

李泽言表示非常不理解并深切的思考了一番。

大概是因为那个蠢女人的二缺程度和他旗鼓相当?

自以为得到答案的李泽言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并没有意识到能和周棋洛拌了半天嘴的自己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当然我们有必要把镜头拉回到周棋洛和女主的对话中去,毕竟这是悠然在这篇文里为数不多的戏份。

“周棋洛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周棋洛告诉自己现在自己饰演的就是一位能说会撩的情圣。

十分入戏。

“你现在在哪啊?”

“哦……我现在在医院啊。”

恩,论女主一句话崩坏掉人设的能力。

总之周棋洛是崩了。

“什么?!你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在医院里?!”

“不不不我没事啊,其实是……啊等等!产检结果出来了,我先挂了啊!”

嘟……嘟……嘟……

……等等?产?

……恩?检?

……!

个人认为这里应该用两千字左右来形容周棋洛此刻的心情。然而这种凑字数的行为是可耻的,所以我们就用一句“卧槽”来概括了事好了。

卧槽。

早在听到“医院”两个字的时候就站起来的李泽言看着眼前的周棋洛突然变成一个石像,僵硬的转过头来的时候仿佛噼里啪啦的往下在掉粉。

啧,还有没有救了哦。

前方警告,您的钢笔即将陷入危机之中。

“悠……悠然她,好像,是不是……怀孕了。”

李总认为……李总什么都没认为。

桌子上的钢笔终于还是骨碌碌的滚下了桌子壮烈牺牲。

蹲在门口的魏谦也终于开口对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

“别下注了,我觉得我们好像团灭了。”




2.警†察除了打击罪犯之外偶尔也会查查出轨和婚外情


白起在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在审犯人。

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说!是不是你干的!”

犯人面红耳赤拒不承认罪行“我干什么了?!”

“还敢抵赖?!”

边上做笔录的警†察在一旁好言相劝“白警官,冷静冷静。”

没有人知道警察先生们的委屈。明明审犯人这种事就不该白起的管。然而做好事既留名又留姓的白雷锋永远正义感爆棚,从抓银行抢劫犯到某位司机晚饭时到底喝了几瓶老白干,无一不管。

但是我们也打不过他。

委屈,哼。

所幸我们李总的短信及时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我们的警†察叔叔们终于可以按照正常流程用爱来感化犯罪分子。

白起本来是不想理某位神经病资本家的。

可能和短信的内容有较大关系。

「吹风机,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事,报警了。——from:李不要脸」

李不要脸是白起给李总的备注。

反正单凭短信来说白起只要脑子正常那都是不会理的。

吹风机是个什么玩意。

李不要脸真是不要脸。

然而白起的思维在这一瞬间犹如漂移一般来了个大转弯。

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不寻常。

它不寻常的地方就在于,正常情况来说,李泽言这辈子都不可能主动给他发短信。

这个概率可能还小于周棋洛当街跳脱衣舞。

这种概率,你们稍微感受一下。

所以作为一名精英干警,白起意识到了这可能是李泽言给他的一个求救信号。

白起在“华锐终于破产了”和“他的员工终于不满暴政起义群殴他”之间摇摆不定。

但总之还是去看看好了,虽然我不一定会出手救他。

……

所以到底是因为太兴奋没有注意到也好还是太急切想看到李泽言被群殴也罢。周棋洛认为这都不能成为白起一头撞在办公室窗玻璃上的原因。

一个成天翻窗户的人就该想到他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昨天保洁公司的人来华锐做了一年一度的外墙清理工作。”李泽言冷静的指明原因并在内心疯狂的笑了一分钟。

“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看到这一幕?!”白起捂着鼻子打开窗翻进来,同时思考有多少种合法方案把李泽言搞死。

并没有。

然而李泽言并没有接他的茬,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说!是不是你干的!”

“我干什么了?!”白起愤怒又茫然同时还觉得这个对话有那么一点眼熟。

“还敢抵赖?!”

周棋洛在旁边好言相劝“李泽言,冷静冷静。”

白起终于回想起几分钟前自己在审犯人时的场景。

所以这两人是在我身边安了摄像头并表示希望来一次Cosplay吗?

周棋洛试着把话题引向正轨,避免眼前这两个如同幼稚园小朋友吵架的人不知道哪一瞬间就会开始互相丢泥巴。

“白起,你知道悠然现在在哪吗。”

白起掏出手机用一种“只有我有悠然的定位你们这群凡人”的得意眼神的打开了定位。

下一秒,他整个人都蹦了起来。

“医院?!悠然她为什么会去医院?!出了什么事?!谁干的!”

好吧,不是他。

李泽言和周棋洛在一秒之内原谅了他。且完全没有想过这是不是白起为了隐瞒他们做的表演,因为根本不存在这种东西。

白起的演技,不存在的。

房间里的气氛在单方面的冰雪消融,完全不知道自己单方面被排除了嫌疑的白飞飞依然处在惊恐之中。

“悠然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泽言和周棋洛对视了一眼,李泽言单手握拳放到嘴边咳了一声,决定告诉他残酷的真相。

“咳……悠然她,好像怀孕了。”

……

一瞬间,屋子里飞沙走石。桌子上的文件哗啦啦的漫天飞舞,周棋洛捂着早上花了两个小时做好的发型大吼“白起你冷静一点啊!”

白起颤抖的举起手指向李泽言,义愤填膺苦大仇深。

“悠然她才22岁啊李泽言你这个禽兽!!”

……

李泽言张开嘴几秒又默默闭上,因为他不清楚到底要从哪里开始吐槽这个神经病。

“不是他的啊。”周棋洛再一次扮演了调节两人气氛的润滑剂(?)角色。尽职尽责,令人动容。

果然白起顺势把矛头一转

“周棋洛你都22岁了怎么还这么禽兽!!”

……

如果可以用表情包的话,周棋洛现在的表情应该是  黑人问号.jpg加上  摸不着头脑.jpg

思来想去李泽言还是打算从常规的开始吐槽起。

“22岁应该是超过法定婚龄2岁了吧。”

“可……可是!”白起单手捂着心口,说话都在颤抖“可是悠然她还那么单纯!善良!不谙世事!有时候饭也会忘了吃,晚上睡觉被子也不会盖好,走路还会平地摔,天冷的时候也不知道多加衣服…………”

前面好像没什么问题,后面都是些什么玩意。

白夫人请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伟大的母亲白起。

李泽言在心里试图将“单纯”“善良”“不谙世事”与记忆里那个张牙舞爪,有机会就与他互怼,做事毛毛燥燥的女人联系起来。

无果。

他万分费解的问:“白起你到底带了多厚的滤镜?”

“呵。”

“不是,你们等等,能不能让我先解释一下。孩子也不是我的啊。还有,白起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还这么禽兽’,我禽兽过你吗?啊?”

周棋洛试图加入对话,虽然只会让场面更乱一点就是了。

“不是你的?”白起十分会抓重点“也不是李不要脸的?”

“你在说谁?”

“你。”

“……”

“那……那也不可能是我的啊。”白起费解。

难道牵牵手真的会怀孕?

emmmm……

“你不是警†察吗?这点事情都搞不清楚。要你警†察有何用”李泽言不肯放过一个可以怼白起的机会。

“所以呢?我们要在这大眼瞪小眼吗?”周棋洛嘟着嘴,十分不想与这两个男人处在同一空间。

“其实”白起的眼睛里突然划过一丝狠厉“我们还忘了一个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家伙。”

这家伙成语学的不错嘛。李泽言眼神很复杂,微微有点不爽。

于是半个小时后,他们三人来到了恋与大学的门口。



3.能够1v3的除了玛丽苏女主之外还有总攻大人



白起的手迟迟不敢按下通话键。

“你还打不打?你不打我打。”周棋洛简直不明白,不就是给悠然打个电话而已吗,至于做这么久的思想斗争。

三分钟前,白起提议给悠然打电话求证一下。

三分钟,整整三分钟。

有没有get到为什么白起总是最少打电话给你的真相。

耳朵都憋红了诶。周棋洛有一点点同情。

就这样子还想着追女生。

简直没搞头。

而当电话接通的那一秒,白起迅速站直神色沉稳,仿佛一瞬间换了一个人格。

“悠然,你现在在哪?”

“啊?白起?我在医院啊……”

果然,白起默默握紧了拳。

“你……喜欢小孩吗?”

“诶?”

“就是你……喜不喜欢小孩。”

“还……比较喜欢吧。”

“……哦。”

周棋洛在后面疯狂做笔记,这种对话方式完全就是把天聊死的错误案例,一定一定不要学习。

“不过嘛”我们善良的女主为了不让对话继续诡异的尴尬下去,试图寻找话题挽回一下,她回想起和许墨一起去孤儿院做采访的时候,一大群孩子把许墨团团围住的样子。

“许墨很喜欢小孩啊。”

所以你要是喜欢小孩你完全可以找许墨聊天啊。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提到孩子的事但我还是这么贴心怎么样有没有突然好感度+100

敲黑板,请各位夫人划重点。和一个男人聊天时你突然聊到另一个男人,这时如果对方对你不是真爱你基本上就game over了。一定一定不要学习。

白起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所以白起你要不要许墨的电话……喂?白起?……学长?”

白起忍住把手机扔到地上的冲动,对被一堆女大学生团团围住的李泽言说

“确定了,就是许墨的。”

……

恩,这剧情走向没毛病的。

我们把镜头一转到许墨的办公室里。

许墨正在自言自语。

为什么已经五千多字了还不让我出场到底是不是真爱……

咳,这段跳过。

许墨正在办公室整理实验资料。

他听见一大推女生叽叽喳喳的的声音,混杂着尖叫和笑声,噪音一直持续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然后听到一个女孩子殷勤的声音“许教授的办公室就是这里了。”

下一秒,duang的一声门被踹开。

阴风阵阵,吹起了李泽言的风衣周棋洛的外套白起的皮夹克。

哟,哪个年代的国产偶像剧出场方式。

身后的一大票女学生尖叫到快昏古去。

是我本人了。

许墨保持着拿资料的姿势一动不动,甚至连微笑的弧度都没有变一下。

看似稳如老狗。

其实心里还是慌的一比的,表面上十分镇定其实是因为有点吓懵。

因为在许教授严谨的脑回路里能让这三位男人同时找到他的原因很少,基本上都和某位有关。

难道是BS终于决定不信任我看穿了我内心早已反水所以决定提前做掉我搞了点虚假资料让我直接在世界上消失掉吗。

毕竟这三位一个武力值贼高可以搞死我,一个靠金钱和人际瞒天过海,还有一个搞好群众关系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在世界上存在的痕迹清理的干干净净。

即使强如许墨大佬内心都开始方了起来。

白起反手把门一关,噔噔噔三步走上前往桌子上一拍。

“请好好的给我解释一下。”

这时候就要赞叹一下我们许墨的演技,就算内心已经慌的一比了,表面上依然一副大佬作派,特别值得组团拍巴掌。

“怎么了吗?”

解释什么?什么情况?我做什么被发现了?

“不打算承认吗?你对悠然犯下的兽行!”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什么?承认什么??什么玩意?你刚刚说什么行?

“悠然她怀孕了,今天去拿产检报告。”白起咬牙切齿。

我到底做 ……咦?

许墨呆呆地眨了两下眼睛,怔了一下,突然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这样啊~~~”

……如果可以窥探到内心世界的话,老许的内心大概是从黑暗紧张瞬间冰雪消融春回大地,本人则是从之前的慌张不安瞬间回到稳如老狗的人设里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喝杯茶再拍张照把三个人的傻样子记录下来收藏到自己那本《人类观察手册》里。

面前的三个神经病真的太有意思了。

……

为了让广大读者也能够理解许墨现在这种吃瓜看戏稳如老狗静观其变的心情,我们把时钟拨回到今天上午七点半。

地点,悠然家门口。

人物:许墨及悠然。

“好巧。”

“诶?许墨,今天也这么早出门吗?”

“恩,今天换了新裙子?”

“你看出来啦//////,前几天随便买的。”

“很好看,衬你的肤色。……穿这么漂亮,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

这里插一句,许墨真的是个能以所有的借口约到你饭的男子。

“……中午怕是不行呢,我今天要陪安娜姐去产检,她老公刚好这几天出差了。”

“这样吗,帮我给她送个祝福啊。”

“可以啊!……要不然,我们晚上约吧?我可以下午去恋语大学找你?”

“求之不得。”

好的,我们现在可以把时钟拨回来了。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处于蒙逼愤怒加崩溃边缘的李总周萌和白吹风机。

ok,给你们三秒时间笑一下。

许墨笑眯眯,顺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产检啊,我知道啊。和安娜姐一起去的。”

李泽言双手抱胸,表情能结出冰碴子,“许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特别的霸道总裁。

“是啊,毕竟我住的近嘛,有什么事也方便照顾一下。”

特别的答非所问。

“你就是这样照顾的?!”白起十分想掏枪。

特别的咬牙切齿。

“等一下,都给我等一下。”进门后就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不晓得在做什么的周棋洛终于上线了。

他把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一转面对三人“许墨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这128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照片里是悠然悠然的睡脸。

这笑话有点冷。

一百多张,向你展现360°全方位无死角的女主精致睡颜。

“……你从哪找的。”

“你家里那台电脑的D盘里。许墨。”

“……”

“这个笔记本是哪来的?”

“刚从你办公室里顺过来的,李总。”

“……”

白起撸起袖子“所以我现在可以以非法入室和侵犯他人隐私以及流氓罪把他抓起来了吗。”特别迫不及待。

“等等。”许墨表示不服“请注意一下,照片里的背景,床单的颜色。这个,是在我家里,我的床上拍的谢谢。”

晴天一个霹雳,霹雳一个惊雷。

哪怕是悠然本人在场都会是惊呆的,毕竟她完全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但是真的有,在被老许催眠后抱回了家第二天在许墨房间的沙发上醒来这种想想都很暧昧的情节。

详情请参照恋与制作人游戏主线剧情第五章节。

所以说整整一晚上啊,许墨这种不搞事不舒服斯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干。

虽然许·偶尔怂·不敢脱衣服·墨不太敢做出什么实际上的事情,但是拿自己的相机疯狂截图留恋这种事还是有可能的。

“那天我们出去玩,她太困了回来路上就睡着了所以……”许墨极其好心的解释。

“你为什么不送她回家!?”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周棋洛没有说话,他正在努力的把许墨电脑里的东西拷贝到自己那去。

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典型。

“我个人向来很注重安全措施。”

许墨回答的简直不怀好意,虽然他只是想表达一下他并没有找到悠然她家钥匙又怂怂的不敢搜身所以才带回自己家,但是另外两个男人一看就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撤资!!退钱!!抓起来!!进局子!!买凶杀人!!一枪崩掉!!

如果没有人能及时制止的话,今天这里大概会发生一起血案。

然而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此这时候,我们伟大的,处于事件中心的,毫不知情的女主悠然,在整整七千多个字后,终于提着泡芙出场了。

“许……诶?你们怎么都在这?”


4.搞事总会要付出代价的,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悠然咬着手里的筷子百思不得其解。

在前一个餐厅包间里大家围着大圆桌就“谁可以坐在悠然的身边”这一问题讨论无果后,一行人终于换了家餐厅。

一个大方桌,一边是我,一边是许墨白起李泽言周棋洛。

他们都不嫌挤的吗?感情真的这么好?

“那,你们今天……为什么都在这?”

“咳。”李泽言一本正经“我是来讨论一个项目的投资问题。怎么,这也需要像你汇报?”

……什么项目需要您一个人亲自前来。

“我我我!”周棋洛十分积极“我最近要接个片子,演一个变态医生,我来取材!”

……变……变态医生?

“那什么……”并不会扯谎也不存在演技的白警官十分慌乱“我……我是来……那什么”

“啊!我知道了。”悠然恍然大悟“你是在找许墨聊天的是吧?”

孩子什么的。

大概很令人费解。

……

“……啊……是啊。”实在是很会顺坡下。

那你们今天都挺巧啊哈哈哈哈。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一定有猫腻。悠然端起桌上的冰咖啡冷静的喝了一口。

三个男人的目光顿时十分忧心忡忡。不包括许墨。

“你……喝冰的没有问题吗。”李泽言思考再三还是忍不住提醒一下。

虽然我并没有怀过孕不过这种事情比大姨妈严重多了大概凉的东西还是不能喝……的吧?

“有什么问题吗?”悠然端着咖啡很茫然。不是吧总裁这都要管。

“不然我还是先把你送回家好好休息比较好吧。”白起忧虑的看着悠然的短裙。大冬天的哟……这样可怎么得了。

“薯片小姐,你最近可不能再随便吃零食了,我要监督你啊。”周棋洛严肃。“明天我去你家检查的。”

……

悠然深吸了一口气。

“说吧,这是什么新式的整人方法吗?”

还是说我最近同时惹到了你们三个。突然这样一下真是让人惶恐。

如果说一人造谣两人相信三人就成虎,那这只老虎未免也跑的太快了。尤其是它还是只绿的。

电话铃响的不合时宜,悠然质问的语言还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憋了半天还是咽了回去先接了电话。

一向色彩单调的许墨眼中终于因为女主的脸色而识别了各种颜色。

悠然的脸色变得像发廊门口的旋转彩灯。

带着极厚悠然滤镜的许墨默默点头,好看。

电话那头才分别不久的安娜姐的声音格外的响亮。

“悠然,听说你怀孕了?今天去医院的时候怎么不说?什么时候的事?谁的?”

如果说前两句还能勉强表现出担忧和关心,后面两句的语气请不要将八卦和兴奋表现的太明显。

尤其是背景音里还能隐约听到悦悦和顾梦以及其他人的声音。

“肯定是白起的啊!学长党的胜利!”

“不!我压许墨教授!近水楼台懂不懂?”

……

……

……

用一个省略号已经不足以形容女主此刻内心的波涛汹涌。

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明白今天这几个人反常的原因。

悠然深吸了一口气,在发飙和摔电话以及杀人三个选项中理智的选择了第三条。

“谁说的。”让我来看看是谁这么上赶着找死。

“我听魏谦说的啊。”

我们终于知道了在只第一章露了个脸的魏谦到底之后都干了些什么,可以说是在用生命为自己加戏了。

“很好。”悠然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缓缓的扫视了一周。

周棋洛差点给她跪下。

“现在,有人能解释一下吗。”

在意识到情况不太对的时候李泽言凭借着在社会上打拼多年的直觉和果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卖队友。

“周棋洛和白起给你打完电话后说的。”

白起惊呆了。李不要脸竟然真的能无耻成这样。

周棋洛也惊呆了。“我我我……亲耳听见你说要拿产检报告。”

“对对对”白起赶紧撇清自己“你也说你很喜欢小孩嘛,而且许墨也承认了。”

悠然将头慢慢转向许墨。

许墨的脑门上偷偷流下一滴汗。他一秒钟换上了委屈的表情。

“悠然,我向他们解释过了,不过完全没有人相信我。”

“他们说你在医院的时候,我就说‘产检啊,我知道啊。陪安娜姐一起去的’。不过完全没有人理我。”

你当时明明说的是“和”好吗?!!“和”和“陪”能一样吗?!!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解释了一通。终于搞清楚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乌龙。

我一整天到底在白担心什么?

我本来现在应该很严肃的在审问犯人才对!

我的钢笔!

无视于其他三个男人内心的嘶吼。悠然终于找回了语言能力,她默默的捂住脸,从耳朵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你们几个臭流氓!!!”

白起后知后觉的也红了脸,剩下的两个脸皮略厚,目光躲闪低头吃饭。

就说人类其实特别有趣啊,许墨笑眯眯的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四人。

空气中充满着快活的气氛。

并不。

……

总之,这件事应该有个像样的结尾才行。

比如最后魏谦收到了三十多条悼念的短信。

比如安娜和悦悦她们知道真相后疯狂的笑了十分钟然后又进入了永无休止的cp党争和下注之中。

再比如周棋洛灰溜溜的跑到了商店里给李泽言买了一模一样的钢笔。

不过在此之前,一顿饭就在莫名其妙的气氛中沉默的结束了。

五个人中只有许墨依然保持着明媚的笑脸。

毕竟这么有趣的事情并不会每天都发生啊。

但是其实还是可以更有趣一点的。

你要永远记得,上帝是公平的。他在玩完你周围的人之后也一定不会忘记玩你。

五个人来到悠然家楼下。

被悠然训了整整一路的三个男人终于打起了精神选择了反抗与报复。

他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周棋洛从兜里掏出了一个u盘。

许墨挂了一路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周棋洛将u盘放在了悠然掌心,在女主疑惑的目光中坚定的说:

“许墨的D盘了解一下?”






end.


※不要问我皮这一下开不开心,你们数一数,我到底皮了多少下

※如果有看到这里的人请允许我蛮横的吸走你们的欧气

※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人,这么神经病希望没有吓到你们

※给所有许太太周太太李太太白太太们笔芯,过年好♡







评论(35)
热度(302)
  1. 加奈青杳j 转载了此文字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