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全员】松野家的每一天

※大概数字速度和材木

※文风清奇脑洞俗套情节什么的基本没有

※姑且像是日常一样的玩意

※长短随心每一篇都是单独的一个宇宙【够

以上都能勉强接受的……感谢你们的宽容。

☆松野家的午后

choro松安静的睡着,呼吸声格外的悠长而宁静,身体蜷缩成一团,脑袋枕着四仰八叉睡在旁边的kara松的胳膊上,身上还盖着一件一眼就知道是谁的的深蓝外套。整体画面和谐的在午后阳光的投影下淡淡的发着光,此时若是再加上类似于好想告诉你之类的BGM,可以直接用作纯爱少女型电影的经典镜头,还可以加上一些pikapika乱飞的蝴蝶做特效。

瞎了狗眼。

以上是oso松打开房门通过眼前特殊的名为“choro松美好化滤镜”所看见的choro和kara一起睡午觉的场景以及脑内的真实想法。

choro松那么内敛又傲娇的人只可能枕着我的胳膊睡觉啊好吗kara你把你的脏手拿开给我醒过来我们出来打一架啊你这样totti知道吗!!

事实上并没有被choro枕过胳膊的oso此时脑袋里莫名其妙的开始循环ntr之歌。

重大事态啊。

一直坐在屋子角落但从始至终都没被oso的自带滤镜(?)注意到的ichi在心里默默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笨蛋长男现在的脑内一定混乱的如同有一个十四松一边游泳一边挥舞着棒球杆同时高唱着十四松之歌一样的群魔乱舞吧。

虽然没有那么可怕但是形象的表现出来了惨烈的感觉真是可喜可贺。

说起来十四还在外面玩没有回来吗,真是寂寞又痛苦好想被绑在棒球杆上挥舞。

以上一堆十四松相关的画面和吐槽如同弹幕一般在ichi的脑袋里飞速而过后,沉默的四男继续保持着抱腿坐在角落的动作和随时都可能坐化的心情观察着眼前的ntr(误)年度大戏。

让我们把画面再度扯回到名为“年中兄弟组温馨午睡图”上来。

也许是oso浑身散发出来的黑色物质太过具现化,又或者是oso自认为他所拥有的“长男的气场”太过于强大……我们姑且这么相信。总之熟睡中的kara皱着眉头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

好冷。

心灵和身体双重意义上的。

那么提问。当你起床睁开眼睛发现有人正低着头凶神恶煞的望着你,你会怎样。
一:尖叫。

二:逃跑。

三:昏过去。

然而以上三点并没有出现在kara的脑回路里。某种程度上来说,松野家最突出的基因并没有体现在他们六张一模一样的脸上而是体现在智商这一点上,不管是看上去再成熟或是有常识,扒开脑袋归根结底还是“八嘎”两个字。

所以此时的kara只是一脸严肃且蒙逼的看着面前黑气冲天的oso,脑袋里的大致想法是这样的↓
咦?

什么?

我在哪?

发生啥了?

brother怎么了?

我的手臂好酸为啥?

因为kara的卡机,现在的屋里情况为:脸黑的长男,蒙逼的次男,熟睡的三男以及沉默的四男这样的僵持画面。

总觉得剧情难以走下去啊好害怕。

但是有句名言说的好。

打破僵局只需要一个球棒。如果不行,那就两个。

所以飞进房间的棒球杆成功的击中了oso的后脑勺同时伴随的一声“呦吼~~”的大喊成功唤醒了沉睡的choro。

瞬间破局。十四松nice。

「你们在干嘛啊好吵!」揉着眼睛坐起身来的choro发出了直到现在的第一句话。「呜哇!」

迅速躲过飞扑进来的十四松的身体,choro看着坐在地上依然处于蒙逼状态的kara和面前生死存疑的oso以及掉落一旁的凶器球棒,用六兄弟中姑且算是最有智商和常识的脑子顺了一下情节得出来了结论。

「笨蛋长男打了一上午的帕青哥输的惨不忍睹无颜见我们终于忍不住自杀了吗?」

还是收回之前那句话吧。

与此同时一直处于掉线状态的kara终于将脑袋重启登录,重新变成了正常情况的kara松,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后用单手轻抵额头「哦☆,十四松my brother你回来了,玩的开心吗~☆」

「好痛啊kara松尼桑!」扑在ichi怀里的十四松转过头礼貌的的对哥哥的问候给予了回应。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choro用手戳了戳地上的oso,十分的困惑。

哥哥们现在在家一定十分无所事事又非常的想念我吧。远在商场逛街导致从始至终都没有戏份的totti开心的想着。

                                           有没有下一篇都无所谓的TBC

评论
热度(54)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