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电话告白(一发完)

※原著向,第八话之后吧,大概第九集?

※文笔真的很迷,没关系大力喷吧我扛得住

※唯一拼得过官方爸爸的只有时间线了啊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全世界所有看直播的人眼前告白真的好羞耻




      勇利第八次无意识的抚摸那只马卡钦的抽纸盒的时候,本来就被迫要在一个休息室的尤里奥终于没能忍住的暴走。

       他一脚揣在勇利休息坐的长椅上。

“喂!死猪!你再给我摆出这副鬼样子就趁早给我退赛滚蛋!”

出乎尤里奥之外的是勇利并没有摆出他想象中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只是抬起头看着眼前愤怒的金发男孩露出一个有点羞怯的笑容道:

“我会努力进入决赛的,尤里奥也要加油啊。”

什么啊这个态度,更让人火大了。尤里奥咬牙切齿。明明从早上训练开始就一副很不安的样子。现在还要强装镇定。

高傲的冷哼一声,我完全没有一点担心好吗,反正我都会打败你的。

尤里奥转身继续做着常规练习,勇利目视着他离开然后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会有些不安啊。

维克多不在我身旁这样情况自他当教练以来还是第一次。

又回到很早之前一个人努力的时候了呢。

维克多他现在在干嘛呢……啊,不知道马卡钦有没有事。

勇利不由自主的想起小维,小维才离开的那一段时间,自己的状态简直差到谷底,内心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没有情感也不知道如何发泄。

大概是因为寂寞了吧。

所以在遭遇巨大的失败后会自暴自弃,把自己吃的像猪一样的回到家里。

如果原本就像这样下去会怎么样呢?退役,找工作,找一个平凡的女生结婚生子,然后就这样碌碌的过一辈子。

才不要。想到这的勇利握紧了放在腿上的双手。

还好没有继续那样下去。

因为维克多来了。

啊……对。因为维克多出现了,因为维克多拯救了我。

维克多当了我的教练。

维克多给我编了舞。

维克多指导我练习还给我加油。

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

满脑子都是维克多啊。

维克多他现在在干嘛呢?

啊,又绕回来了。

勇利使劲摇了摇头,又用双手狠狠拍了拍两边的脸颊。啊啊啊啊要专心训练了!今晚还有表演滑的一定要进决赛!

勇利起身走出休息室。外面雅克夫正在纠正尤里奥的一个动作问题。他看了勇利一眼,又马上把视线移开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其实之前一直在往这边瞄吧。勇利微微笑了一下。雅克夫虽然表现出很大敌意和不满的样子,可是其实还是个很温柔的好人呢。

明明一副对你爱理不理的样子,可是还是会在你练习的时候站在老远的地方用很大的嗓门装作抱怨和讽刺的样子指出不足之处。

所以维克多才会这么尊敬着他啊。说起来还是因为我抢走了维克多他才会对我这么不满吧。

这样想着,勇利内心突然就开心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凶恶脸老人抱怨的咕哝声中练习了起来。

与此同时的维克多依然是愁眉不展,马卡钦的情况不容乐观,虽然知道它有偷吃东西的习惯。可是这样严重的后果还是第一次。下次绝对要纠正他这个习惯!

维克多有些烦躁的揪了揪头发。

也不知道勇利现在怎么样了。

会不会像中国赛那次一样紧张?毕竟我没有陪在他身边还是第一次……

虽然昨晚上飞机前他很坚定的说会努力,但果然还是会担心。

思及此维克多眼前又浮现出昨晚勇利坚定的承诺,和有点纠结后还是很果断的拥抱了自己的样子。

「放心吧维克多,我一个人也可以的,绝对绝对会进决赛的,所以就算是看直播也好,明天,请一定要看着我!」

黑发男子的话在耳边响起,在冬季寒冷的俄罗斯的空气里,带着惊人的热度温暖了维克多的左边脸颊。

勇利抱得很紧,身体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想要他留在这里的想法,但是理智强迫他把自己拉出维克多的怀抱。

「我会加油的!我会从全俄罗斯……不,全世界手里把你抢过来的!」

说实话维克多并不是很会应付这样的场面,但是勇利红着脸说的话实在太过可爱,所以他只能遵从内心的上前捧住了勇利的脸,然后在他的发顶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会尽快回来的。」他这样说到。

而现在,维克多还是只能坐在宠物医院的长椅上,焦急等待着结果。

勇利和尤里他们到达比赛场地的时候,记者早就堵在门口等着了,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用充满着求知欲的眼神盯着他们走过来。

呜哇感觉眼睛里都在冒着绿光啊。

勇利远远的看见,然后在心里打了一个冷战。

一定是因为维克多的事吧,毕竟作为教练突然把选手托付给别人带这种事可是绝无仅有的吧。

下一秒手却突然被人拉住,勇利转了下头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尤里奥拉着疯狂的跑了起来。

“诶?……等下……什么?”

耳边想起呼呼的风声,尤里奥带着他七拐八拐的在酒店里跑了起来,等到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在地下停车场。

“先说好……”尤里奥气喘吁吁的弯着腰喘气“……我绝对没有一点想要帮你的意思”

他直起身来,锐利的眼神看着他。

   “我只是不想你被打扰到状态,毕竟你是个心理素质弱到连猪都不如的弱鸡。”

他接着补充道“而且你说过吧,你要让维克多留在你身边。”

“我会堂堂正正的把维克多抢回来的,在此之前,给我把你那点可怜的斗志好好的保存着。”

漂亮的金发男孩站在昏暗的停车场,头顶只有一束灯光打下来,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发光,他海蓝色的眼睛翻涌着斗志。

不是小野猫而是小老虎啊。

勇利毫不避开的直视他的眼睛,他把眼镜取了下来,微微一笑。这个微笑让尤里奥愣了一下,这个微笑带着一点侵略性,和一丝可能连它主人也不曾发现的占有欲。

“放心吧,维克多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比赛开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勇利是倒数第二个上场,他现在已经听了两次观众的欢呼声。

韩国和加拿大的选手真的是很厉害啊。

他眯着眼睛看着那块显示着分数的屏幕。

没问题的。他这么对自己说,然而腿还是止不住的在抖。

好想见到维克多。

一旦这种想法冒出来,就完全无法阻挡的占据了整个脑海。

要是维克多在的话,他会给我拥抱做安慰吧。

要是维克多在的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抚慰我吧。

就像上次在中国的那次比赛一样,维克多这个笨蛋!

但果然还是,要是维克多在我身边,就好了。

勇利垂下他黑色的眸子。稍微……有点寂寞呢。

“胜生勇利!不要给我分心!”雅克夫站在旁边冲他吼,站在他对面的尤里奥朝他露出一个挑衅意味的笑容。

勇利站起身来。现在可不是消极的时候,维克多他一定在某处看着我。不能让维克多露出失望的表情,要是那样我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的吧。

下一秒他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铃声是某一次维克多偷偷改的[不要离开我身边]

只有那一个人能用这个铃声。

勇利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起来,紧接着他听到了今天一天都在脑海里回想的声音。

「勇利,在想我吗?」

维克多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他一定从昨晚开始就没有休息过。

“恩。”勇利在面对维克多的时候从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已经可以毫不掩饰的表达对他的想念。

“马卡钦……马卡钦他没事吧?”

「恩,他在宠物医院呆了一晚上呢。连见到我的时候都只是可怜兮兮的伸出舌头舔了我的手。」

维克多想到马卡钦见到他时高兴又做错了事一般湿漉漉的眼神,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下次一定要让它改掉偷吃东西的毛病。」

勇利感觉自己悬了一天的心噗通一声的落了下来。他无法再去经历一次当年小维离开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的那种绝望感了。

要是马卡钦走了,自己的状态绝对进不了决赛的吧。

没有打进决赛,维克多就会离他而去。

这样的想法让他今天的状态时好时坏,明明对自己充满信心,下一秒又感到巨大的恐慌。

但是现在,谢天谢地,马卡钦还好好的。

心里石头落了地,勇利感觉到浑身说不出来的轻松和力量。他可以的,要让维克多好好的呆在自己身边。

“维克多!我会加油的!相信我,我……”

「勇利,我好想见你。」

男人突然的一句带有撒娇意味的话一下击中了勇利的内心。

勇利慢慢蹲下来捂住有点烫的脸。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该习惯了他带有暧昧性的话语了。

但是发现他和自己一样那样思念着对方,那种强烈的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在以前两个人一直在一起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的。

怎么办。好高兴。

勇利突然站了起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环顾四周冲电话里的维克多问:

“维克多,你在看直播吗?”

「诶?当然了,……勇利?!」

他听到电话那头的勇利跑了起来,轻微的喘息声透过电磁波传过来。再然后,他看见直播镜头里传来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

“请问!现在直播的镜头是这台吗?”

勇利的声音从电话和面前的笔记本电脑里同时传了出来。维克多睁大了眼睛。

下一秒,勇利的脸出现在直播的镜头里。

他的脸有些微微的泛红,头发向后被发胶固定,额头前俏皮的落下来几缕,因为奔跑的原因眼睛看上去有点湿漉漉的,他睁大眼睛看着镜头,看上去高兴又有点害羞。

维克多摸着嘴唇,深蓝的眼睛里翻起一个小小的浪花。

“现在你能看到我了吗?”勇利看着镜头对着电话问。

他对自己如此大胆的行为而惊讶,他想到现在世界上所有看着直播的人都能看他,于是脸变得越发通红起来。

他听到电话那头的维克多轻轻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压抑着什么的开口:

「勇利……我现在好想吻你。」

然后他听到两唇相碰发出的水声,在他贴着电话的耳边炸开。

维克多对着话筒给了他一个吻。

脑子瞬间当机的勇利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自己的左耳迅速流窜到全身,他觉得自己好像长了一百颗心脏遍布全身,此刻他们全部如同刚刚跑完马拉松一般疯狂的跳动。

勇利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脸红到爆炸。

说不定连整个身体都是红的。

他嗫嚅的回答:“那个,其实我也非常的想……你。”

他不敢说出那个字眼,仿佛下一秒会休克过去。

他听见电话那头维克多低低的笑声。

「勇利,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又来了。维克多总是这样喜欢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

勇利垂下眼眸,他没有办法回答他。

习惯是一码事,镇定是另一码事。

尤其是在他还暗恋着维克多的情况下。

我从来不敢揣测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如果你知道真相你又会如何对我。

如果你知道的话。

如果你能知道的话。

「维克多,我喜欢你。」勇利说。

……

……

“哇哦,真是热情的告白。你很棒哦!”

直到路过的加拿大选手一路调侃,勇利瞬间清醒过来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在直播镜头面前,向维克多告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泪瞬间涌了上来,他转身就跑。

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声音,勇利无比的希望维克多他挂断了或者没有听到。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勇利越跑越快,一直跑出了比赛场馆,他听见身后雅克夫和尤里奥的叫喊声。听见自己带着哭腔的喘息声。

然后他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我也是。」

……

仿佛所有的烟花在夜空中一起炸开,世界瞬间被照成一片白昼。耳朵里响起轰鸣声,然后世界回归寂静。

所有的声音一起消失了。勇利站在原地。他就像是被人点了暂停一样的僵在原地。

他的眼泪终于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

他慢慢的蹲下来,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委屈。

电话那头的维克多好像很焦急的在说什么,可是他现在什么也听不到。他只想莫名其妙的大哭一场。

电话那头变得一片寂静,勇利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等他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听见电话那头再次响起声音:

「我爱你。」

现在需要他来回答了。

勇利抬起头,他的声音有哭过之后的沙哑感,他慢慢的露出一个微笑。

“我也是。”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坚定的朝会场走去。

维克多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慢慢的放下了手机,他对前面的人说到:“司机,能在开快一点吗。”

勇利回到会场的时候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等他,尤里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勇利瞄了一眼分数牌。第三名啊。

他向评委和观众们道了歉,然后施施然的滑到了冰场的中央。

为什么每次上场前都要大哭一场呢?

所以说维克多就是个笨蛋。

害我紧张那么久。

yuri on ice只有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吧。

真正的yuri on ice是因为有维克多才完整起来的吧。

我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因为有维克多陪着我才慢慢诞生的啊。

你们每个人,在场的所有人,请好好的看着我。

想给你们看到,真正的yuri on ice

……

直到勇利做完最后一个定点的动作,他都出奇的没有感觉到疲惫,他看到场边尤里奥他们不可置信的眼神,然后听到了观众热烈的欢呼。

啊啊,结束了。勇利走向休息区坐在,雅科夫竟然走了过来然后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

“……做的不错。”他听到了雅科夫小声说道。

分数牌上过了几秒,一个名字出现在了尤里奥和第二名之间。

第三名。进决赛了。

勇利转过头四处寻找尤里奥的身影,然而并没有看到。接着他听到了入口那里传来一阵骚动。

行李箱滑动的声音。

行李箱倒地的声音。

银白色的发丝出现在视线里,他看到维克多缀满星辰的双眼,接着他的唇狠狠地压了下来。

冰冷又柔软的触感从嘴唇侵蚀过来。

今天的大脑总是很容易死机呢,勇利在意识空白前的最后一秒想到。

维克多的理智告诉他要停下来,但是他依然在吻了勇利五秒过后才堪堪的停下,然后不满足的咬了咬勇利的下唇才终于离开。

啊啊,变成了一个不像上次那样用礼节性或者太激动了就可以蒙混过去的吻了呢。维克多困扰的想着。

周围的闪光灯已经亮成了一片,再不走的话就逃不掉了呢。

维克多拉起勇利向出口奔去。

勇利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倒在了酒店的床上,维克多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在他想要开口说话的瞬间,对方的舌头灵活的滑了进来,他听见维克多发出一声满足的鼻音,舌尖划过上颚带起全身的一股颤栗感。他主动的搂上了维克多的脖子。

这个吻在一点一点加深,舌头相互纠缠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维克多放在勇利腰上的手满满向下移去,他指间的每一次移动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下这具身体的颤抖。

“勇利……勇利……”

他放开他的唇,一遍一遍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勇利的眼角潮红一片,本来就刚刚哭过的他让他的脸现在看起来越发的可怜。勇利又主动吻了吻维克多的额头。

“我在。”

维克多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的被涨满,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随后铺天盖地的疲惫感向他袭来。

勇利感觉到身上一重,维克多趴在他身上睡着了。他注意到他眼睛下面淡淡的黑眼圈。

这么快赶回来,维克多一定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了吧。

勇利把维克多的身体轻轻翻了过来,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在他身边躺下。

他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无奈的看了看维克多安静的睡颜。

嘛,管他呢。

他紧贴着维克多睡下,轻轻的拉住他的一只手。

什么直播记者采访之类的都见鬼去吧。

                                                end

  

※没错我不会开车(摊手)

※就是喜欢维勇两个人独立又时时刻刻想着对方的感觉

※目前所有太太们写的不开车的原著向都被官方爸爸啪啪啪的打了脸(瑟瑟发抖

※希望马卡钦好好的



评论(19)
热度(581)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