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机场里的吻(一发完)

※原著向 。第八话之后吧,也许第九话之前一点?

※我真的感觉这次OOC很严重了

※文笔迷注意,大力拍别介意我真的扛得住

※在机场里接吻真的不会被人看到吗?!


勇利已经发了整整五分钟的呆了。

维克多在五分钟内第十五次的偷偷瞄向旁边的人。

他在生气?还是在担心?

从上车开始勇利就没有说过话,他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夜晚的俄罗斯的灯光把他的侧脸照的美好又迷茫。

果然不该把他一个人丢在俄罗斯吧。

维克多看向别处,左手却变成一个散步的小人。

勇利的手在哪里呢?

啊,碰到了。

先是一支手指,然后整个手抚上勇利的手背虚虚的握住。

勇利抖了一下然后慢慢把头转过来。

“别担心,马卡钦会没事的。”

维克多用手指摩挲着勇利的手背,他带着手套的手指感受不到勇利手背的丝毫温度。

俄罗斯真冷。

勇利愣了一秒才回答:“我没关系的。”

文不对题的回答。勇利说完以后意识到。

他的确是在担心马卡钦,可是怎么说呢……这种担心带着点私心,想要弥补当年小维走的时候自己没有陪在它身边的过错,如果马卡钦没事仿佛就能填补当时的愧疚。

“维克多,我……”

勇利试图解释。然后被维克多抱住了。

维克多听宽子妈妈讲过小维的事,他明白勇利在想什么。

他想要安慰他,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维克多把脑袋放在勇利的肩膀上,他看着窗外一个个划过眼前的路灯。

数到第二十个再开口好了。

然而到第五十个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该说什么去安慰一个人。

与此同时勇利安静的靠在维克多的怀里,他隐约感觉到维克多大概是明白了他想表达什么,高兴的同时他又隐隐的觉得有点愧疚。

啊啊,我真是个笨蛋。

勇利和维克多同时想到。

然后他们更紧的抱紧了对方。


晚上九点钟的俄罗斯机场依然人来人往,灯光虽然足够强可是因为顶棚太高的缘故,落到身上已经变成了可以让人昏昏欲睡的程度。

维克多看着自己的登机牌。

还有半个小时可以和勇利呆在一起。

他叹了口气。

其实维克多现在很想……很想亲吻对面这个看上去乖到有点呆呆的男人。

他为克制不住自己而苦恼。

然而他不能。

因为他还不知道勇利的想法,说实话他自己也整不明白。

难道日本人都是这样的吗?维克多摸着下巴想。

害羞,内敛,温柔……拥有着黑漆漆湿漉漉的眼神。

却怎么也看不懂勇利的内心。

但一旦当他站在冰场上的时候。

——“纯情的诱惑”,克里斯好像是这么说的。

这时候的那个平时害羞又胆小的“勇利”就会离他特别远,他和平时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这真是有趣。

勇利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尽管他们在上场前对话的时候距离可能还不足一厘米,尽管他能感受到勇利对他的信任和依赖。

他想要更加的了解。

这样的远远不够。

勇利已经开始习惯于他大胆又暧昧的表现,并将一切行为归因于外国人的礼仪和热情。

就连那个吻。

维克多摩挲着自己的嘴唇。

天知道他当时有多么想深吻下去。

这是破坏平衡的表现。维克多将他的这些行为定义。

他可以让他们的鼻尖相碰,嘴唇却不能吻下去。

他可以抱着勇利入眠,他的呼吸会喷在勇利的后颈,但眼神却不会相对。

他可以和他十指紧扣,可以和他拥抱,可以亲吻他的鞋子。

他可以让他们俩的距离无限接近于零。

但绝不会触碰到界限,维克多懊恼于这一点,但毫无办法。

他没有办法接受勇利惊慌又可怜的表情。

如果他会因为这个而选择离他而去。

这个想法让维克多吓了一跳,他赶紧握紧了勇利的手:

“勇利!我会很快回来的!”他不由自主的说。

……

说实话勇利被吓了一跳,毕竟从下车开始维克多就没说过一句话。

这让他有点紧张又带点委屈。

他从维克多的脸色感觉到维克多正在经历着一出非常复杂又严重的内心戏。

他在想着谁呢。

维克多每次在想着什么的时候总喜欢用手摸自己的下巴。

勇利对自己已经如此熟悉维克多的小动作而高兴。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他还是看不懂维克多的内心。

维克多总是会撩拨到他的羞耻心,在他不安的揣测的时候又恰到好处的退开。

维克多每次和他对话的时候都像是下一秒就会吻上来。

维克多每次抱着他入眠时鼻息会喷在他的后颈。

总是自然的拥抱,自然的十指紧扣,他甚至亲吻他的鞋子。

可是仅仅是这样而已,维克多在遵守着一条界限。

勇利意识到这一点。

维克多在担心什么呢。勇利歪了歪脑袋。

难不成是种族差异?

维克多突然的一句话将他发散的思维收了回来,吓了他一跳。

说实话他没听清维克多刚刚说了什么。

他只是呆呆的望着紧握着自己的维克多的手。

维克多的手要大一些,非常的修长——即使是带着手套。

勇利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维克多的手传过来的热量。

非常的温暖。

从以前开始,一直都……非常的温暖。

所以不要放开就好了。

勇利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勇利……”维克多开口了,他总是很擅长用这种撒娇的语气叫他,这让勇利每次都很难拒绝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是这次不一样,男人好像真的感觉非常的委屈,勇利可以感觉到维克多手上力度的加大。

“勇利在生气吗,因为我把你交给雅科夫带?”

“还是说勇利只是在担心马卡钦……”

“勇利只要是不在滑冰场上的时候,我都完全不了解勇利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能回应我呢?”

勇利在他的最后一句话里听到了他压抑的不安。

他在一瞬间感到豁然开朗。

真是没救了,我们两个。

他这么想。

还好我们还能彼此拯救。

勇利挣开了维克多的手,在维克多惊慌失措的眼神中,他抬手把维克多的帽子一下子拉了上来。

“勇利,你……呜哇!”

维克多现在穿的是一件厚厚的带有帽子的风衣。他曾经向勇利抱怨过这个帽子设计的不合理。

它真的太大了,非常的大。

大到带上可以完全遮住脸,大到带上可以遮住勇利眼前的所有光芒。

帽子的阴影里维克多的眼睛晦暗深沉。勇利在他眼里看到故乡的海浪在黑夜里翻腾。

“低下头,维克多。”

宽大的帽子逐渐笼罩勇利的脸,维克多不知道勇利要干什么,但他依言照做。

他慢慢的弯下了腰。

勇利直视着维克多的眼睛。

维克多现在很困惑,勇利察觉到。

他突然恶趣味的想,如果现在转身就走的话维克多会是什么表情呢。

嘛,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他哪舍得。

俄罗斯的夜空辽阔而深远。勇利却闻到了故乡海浪的气息。

他颤抖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微微踮脚。



维克多睁大了他的眼睛,他看见近在咫尺的脸,近的可以看清勇利微微颤抖的睫毛。他们的嘴唇虚虚的相碰,轻微的触碰带起轻微的电流。

一点一点的麻痹了神经回路。

我真的要无法思考了。维克多想。

仅仅只有几秒,勇利落下脚,他偷偷的睁开眼睛。

维克多依然看着他,但是困惑消失了。

简直要变成一场海啸。

维克多的头继续低了下来,勇利的心疯狂的跳了起来,但他的嘴角偷偷的勾起了一抹笑。

这次他们都闭上了眼睛。



就只是最简单的触碰而已,嘴唇相触的一瞬间世界关闭了它的音响。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它们轻轻的触碰。

再分开。

再次触碰。

分开,触碰,无限循环。

他们浅浅的鼻息相互纠缠,热气蒸腾的仿佛泡在温水里。

每一次的吻都会清空一次大脑,但大脑早已一片空白。

他们不断的接吻又相互躲闪一般快速分开,像是海浪一波一波的涌上来。

吻真的是有魔法的。

明明只是嘴唇的相接,却能让心在一瞬间被揪住。

明明不是是那种掠夺气息的深吻。勇气却感受到了窒息的快感。

连呼吸都无法继续下去。

宽大的帽沿遮住了两人的侧脸,在他人看来他们俩好像只是普通的站着。

他们没有牵手,他们全身上下,就只有嘴上细密又轻微的相触。

他们的呼吸相缠,一直到机场的广播响起。

他们再一次嘴唇分离,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继续,但他们依然闭着眼睛。

勇利蹭着维克多温暖的鼻尖说:

“放心吧,我等你回来。”

……

他们终于分开,各自退了一步,干冷的空气也终于找到了机会插入他们中间。

俄罗斯果然还是冷死了。

维克多直视着脸通红的勇利。

——尤其是刚刚做过那么温暖的事。

他现在终于没有那么多好胡思乱想的事了。

他笑着再一次声明:“我会尽快的。”他拉过勇利的手将自己的手套给他带上。

然后他拉过自己的行李箱。转身消失在机场的人群之中。



                                                           end.

※都别说车了,现在连深吻我都不会写了(抽烟)

※想要表达他们之前的温馨和缱绻

※会不会有点太少女了(捂心口)

※反正是斗不过官方爸爸的




评论(8)
热度(448)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