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看文时请注意背后(一发完)

※原著向,第十集之后,十一集之前

※被官方喂糖喂到蒙逼导致文风大变,蠢逼向的甜文

※被打脸成这样我还坚持写原著向真是十分感人十分值得给小红心

※就算是全0向的小说也要注意背后啊(不)








人生总要来点刺激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活在三次元。

勇利在早起点开美奈子发给他的论坛链接的时候其实是可以想像到大概会是个什么情况,可事实上他实在高估了自己。

他实实在在的懵了一个逼,进而感到心情十分复杂。

作为一个维克多的忠实迷弟,在收集关于维克多的一切资料的时候勇利曾经接触过这些。

他知道在女性群体中有一群稍微有点奇怪心思的人,她们喜欢写一些有些奇怪想法的文章,讨论一些有些奇怪内容的脑洞,然后发出一些有些奇怪内涵的笑声。

注明,最后那个笑声他曾经在优子那里听到过。

一言以蔽之,勇利是一个看过大量维克多同人文的男人。

优秀的男人总是会被迫经历这些的,当年的勇利这么安慰自己。

维克多的每一个对手,每一次决赛的亚季军,不管是有名的没名的长的好看还是不好看——当然大多数都是好看的那些人,都会在这些文章的题目上变成维克多名字的一个后缀。而当勇利后来翻到一篇写着【维雅】的纯爱向小说,他在点开看到雅克夫名字的一瞬间拔掉了电脑的电源。

他觉得仅用奇怪这个词来形容这群人的他简直太仁慈了。

当然同人文这种东西并不能让勇利的心情如此复杂,他注意到的是大部分题目最后醒目标着的三个大字母。

ABO。

这就十分让人耐人寻味了,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勇利是因为维克多才知道什么是ABO的。

打住,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把你那点黄暴思想给我从脑袋里撇掉。

维克多在玩手机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测试,不明真相的俄罗斯人把周围一圈人的名字都输了进去,在看到[胜生勇利,性别:omega 信息素:炸猪排饭]的一瞬间,头一次感觉到小女生喜欢玩的测试其实还是挺有可信度的。

他后知后觉的问一直在旁边训练的勇利:“勇利,ABO是什么?”

同样不明真相的勇利一瞬间还以为是某个新增的跳跃动作缩写。

于是他抱着认真学习勤学好问的态度查阅了资料。

……世界真的好大哦。

这种鬼设定到底是什么人想出来的?胜生勇利活这么大头一次感觉到世界观受到如此冲击。

这个东西就算是查出来也不能对维克多说吧。

要他怎么说?

嗨维克多这个设定好神奇哦我是一个长了前面那玩意却完全用不上还存在发情期需要被人上的人——而且还可以浑身散发出炸猪排饭的味道哦!

相比于羞耻而死还是上吊来的快一些吧。

这个神奇的设定本来被勇利深深埋在记忆的角落里等着哪天时间一过把它抛在回忆的垃圾堆里。

但它很不巧的现在被他又挖了出来。

我明明长的一脸正气头发一撩攻气十足不管是表演滑还是比赛滑的动作又不软又不女性化到底哪里像个Omega了?

这就是让勇利心情能够复杂至此的第三点原因了。

在整整一面的标题上,维克多的名字后面,工工正正,整整齐齐的四个大字。

胜生勇利。

勇利连刷了几页,居然都没发现一个别人的名字。

哎哟,就目前来说我算是维克多的正宫了?

看过维克多那么多同人并没什么大不了,反正都是可爱女孩子的粉红幻想。可是有一天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眼前……

虽然非常喜欢男神但是突然有人把自己和男神放在一起yy起来而且这么多文章我都在被换着不同的姿势和地点给压在下面。

胜生勇利的复杂心情大概如上。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

勇利大概等同于那只猫,不同处在于他只有一条命。

他在众多一看就没什么好内容的标题中小心翼翼的挑了一个看起来最纯洁的标题点了进去。

文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是:“维克多虔诚的吻着勇利无名指上的戒指,他轻柔又暧昧的举动让身下的勇利一阵颤抖……”

我的天呐,勇利两眼一翻。

他的内心从有些复杂朝着欲哭无泪直奔而去。

他知道那个戒指的确是他的锅。但是他买的时候,起码在当时,他真的就只是想要一个护身符而已啊!

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心思,可是那也仅限于想给维克多一个礼物。他当时真的不知道在俄罗斯把戒指带右手无名指是结婚的意思。

勇利现在想起来昨晚他不由分说的把戒指戴在维克多手上还一脸开心的说祈求一个祝福时维克多惊讶的脸都羞愧的想死。

怪我书读的少。

然后这个戒指变成了他一个永远也解释不清楚的bug。

当勇利在披集面前口干舌燥的解释了十几分钟后。开朗的泰国人眼睛一眯,微微一笑。

“虽然知道你很想结婚,但是金牌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哟。”

如果连披集都是这样,那么对其他人大概是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勇利本以为戒指这个梗起码要等到大赛后才会被人看到,可是现在别人已经连文都写出来了。

勇利连眼神都是虚的。

整整一个首页,全部都是车,放在以前,维克多哪个cp曾有过我这待遇。

这种蜜汁羞耻又自豪的感觉。

美奈子老师的目的到底何在。

勇利翻回那条美奈子给的链接后面的留言。

「勇利!!我发现了一些很好玩的东西!你看了一定会很高兴!」

呵呵。

勇利扶着额头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翻回去继续找了篇文看了起来。

……

嘛……好奇心人人都是有的嘛。

勇利本来只是抱着一种好奇心和那么一丢丢不可告人的小心思来看的,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十几分钟后勇利坐在床上咬着被子脚眼睛红的一塌糊涂。

其实我自己本来也没觉得暗恋维克多有这么惨啊!他在心里呐喊。

而且我一直和维克多相处的很好啊!维克多那么温柔,特别纵容我!

可是一看到这篇文里维克多不管有多么温柔对他有多么好给了勇利多大希望就是没有爱的产生。我对你这么好是因为你值得被这样对待,但这只是欣赏,并不是爱情。

勇利觉得一心暗恋着维克多的自己真是苦逼惨了。——不管是文里还是现实。

虽然是h文看的脸红心跳的但是我真的看的好委屈!

由于看的太过投入,所以勇利完全没听到背后房间的门打开的声音。

一直到一个声音几乎是贴在耳边响起:

“勇利,你在看什么?”

啪嗒。

勇利的手一抖,手机落在了床上。

勇利浑身僵硬的看着掉在床上的手机。

他听见了好奇心对猫恶狠狠的说到:

嘿,你的死期到了。




维克多的心情算不上太好,他一早就出了门去海边转了一圈,还遇上了尤里奥。

说实话那孩子的一番话真的是激怒了他。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勇利的好,并从他那里得到了“L”,这个认知让维克多感到无名的烦躁。

他只有在看到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时才会感到一点安心,进而越发失落。

勇利好像真的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护身符而已,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戒指戴在这个指头的含义。

这是不是说明他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维克多困惑的抓着头发,最后选择还是先回去。

最近日本播的那个电视剧叫什么来着?

逃避可耻但有用。

维克多可耻的选择逃避了。他回到酒店的时候敲了几下门也没反应。

难不成勇利还在睡觉?他想起这个倒着时差的睡美人笑着摇了摇头,幸好他还带了房卡。

打开门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背对着他的身影。

这不是早醒过来了吗。

维克多小心翼翼的走到勇利的背后,发现勇利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揪着被子。

小猪猪变成了红眼睛的小兔叽。

看什么呢?

维克多想着不禁就问出了声。于是他就看见勇利狠狠的抖了一下然后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床上。

这个反应看起来真的太可疑了。

凭借身高手长的优势,维克多趁着勇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背后伸过了手先一步拿到了手机。

勇利在0.1秒内把自己整个卷进了被子里。

唉呀真是可爱的反应,让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维克多在打开手机之前其实大概想象出了是个什么情况,无非也就是在看小黄文小黄图啊之类的大家都是男的可以相互理解当然如果勇利有需求我也可以帮帮忙哦之类的……

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在此刻又被重演了一遍。不记得的人请往前翻。

虽然没有猜错。

的确是小黄文。

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


「勇利的声音被撞的破碎不堪,但他依然颤抖的紧紧抱住维克多。

他的思维早已被快感所侵蚀,勇利用仅有的理智喊到:

“维……维克多,就算是……只是身体也好,请你爱我……用你的全力……抱我……”

他分不清是真的泪水还是生理性的眼泪,勇利在模糊的视线里看见身上的维克多慢慢的俯身下来,他觉得维克多好像看上去很生气。他说了句他并没有听懂的俄语,接着是一个可以彻底烧光思绪的吻。

属于Alpha的独有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

维克多的舌头轻易的滑了进来,一点都不温柔的攻城掠地,他恶劣的轻咬勇利的舌尖,然后舔过他的口腔上颚。

口水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流下,勇利闭上眼睛难耐的发出一声闷闷的鼻音。

“不可以把眼睛闭上哦。”

维克多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滑向勇利的胸前,他惩罚般的掐了一下,接着他扶着勇利的腰狠狠一顶——

“……啊啊!!……不要!”勇利瞬间睁大眼睛。“……不要了……维克多……不要碰……哪里……啊!……”

“勇利刚刚说的话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说出那种话就是说这具身体已经属于我了吧,那我就算是标记了它……”他说着,又狠狠的顶了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维克多面无表情的把手机锁屏,然后打开,再锁屏,再打开。

既然重复了三次上面显示的东西都没变化的话可能就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吧。

虽然人生需要刺激可是这刺激太大了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了诶。

维克多想着,又仔仔细细的把这篇文翻到开头用最快的速度看了一遍。

这还真是不得了啊。

大概了解了文中勇利的心路历程又结合了刚回来时勇利一副刚哭过的委屈样子,冰上的王者天才维克多的脑回路在一瞬间融会贯通恍然大悟。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有戏。

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看和自己的小黄文内容还是关于暗恋自己如果这样还不做些什么的话行动力一定被狗吃了。

维克多看着缩成一团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装花生的勇利无奈的笑了笑。

他费了老大劲才把勇利从他的被子里剥出来。

勇利整个人趴在床上拿枕头死死地挡住了脸,维克多笑着低下头亲吻他的发顶。

“勇利,你的耳朵红透了哟。”

“……闷的。”

“那要把脸露出来哦,这样会闷的更厉害吧。”

“……就让我闷死好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维克多索性也躺上床撑着头看着勇利。

过了一会,枕头里闷闷的传来一句话:“……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想要我说什么呢~”维克多心情十分好“我挺开心的哟。”

勇利从枕头里偷偷把头抬了起来,露出红的快要滴血的脸,他飞快的瞟了一眼维克多然后将眼神迅速投向另一边。

“……那个,是美奈子老师发给我的……我之前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哦~这样啊。”维克多露出他标志性的心形嘴。“可是我刚回来的时候勇利好像看的十分投入啊。”

……所以说就让我闷死好啦!!勇利又把脸狠狠的埋进了枕头里。

维克多凑了过来,他轻轻吻了吻勇利红的发烫的耳背,在他耳边轻声说:

“勇利,我是说真的,我真的很高兴。”

勇利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维克多的一只手抚上勇利的右手手背,指尖在那枚金色的指环上流连。

“不管勇利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什么意义,昨晚勇利给我戴上它的时候,我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

维克多整个抱住了勇利,他的嘴唇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勇利的耳朵。

“虽然我知道勇利你可能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可是那一瞬间我自私的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

维克多看向自己和勇利十指相扣的右手,两个款式一样的戒指闪闪的发着光。

“勇利,我是你的男人。”

他虔诚的吻上勇利的右手无名指。

勇利的心从来没有跳的这么快过,仿佛心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他缩在维克多怀里,脑袋里换七八糟逻辑混乱。

就说这些文写的一点也不真实!

维克多明明超温柔超喜欢我的!

那些说维克多对我只有关心没有爱的作者们等着被打脸吧!

他迷迷糊糊的想到。

勇利在维克多的怀里蹭了蹭,他从没感觉自己和维克多的心如此贴近过。

维克多听见怀里的毛绒脑袋发出闷闷的鼻音。

“……维克多,今天过后……我再送你一个金色圆圆的东西吧。”

维克多反手紧紧抱住勇利。

“勇利,等今晚我们要不要把那篇小说上的东西试……”

“我拒绝!!”

“诶————”



                                                    end.

※一个OOC的勇利就要配上一个OOC的维秃

※删了三个大纲哭唧唧,现在才憋出来一篇糖

※官方爸爸你再这样我就要写虐文自我平衡了

※留着泪给爱着维勇的妹子们笔芯♡

评论(49)
热度(1680)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