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年轻人要少喝酒(一发完)

※勇利拿了金牌之后的事,一个被玩烂了的醉酒梗

※运动员大概都不怎么能喝酒,这样的前提

※假酒害死人(不

※人生赢家胜生真利








丢人的事情只用做一次就好。

这是胜生勇利一直以来坚守的人生信条,秉着知错能改的人生格言。勇利坚定的守住了本心,守住了嘴巴。

亚洲的男人劝酒很厉害,反劝酒也是很厉害的啊!

勇利在了解自己一年前的酒会上到底干了什么之后早早的在昨天拿到金牌之后上网搜索了《反劝酒方法一百招》。

他已经料想到了到时候这群人会准备多少相机和手机内存来期待他的精彩表现。

决不能让过去重演。

勇利一边搜索一边回想自己在维克多手机上看到的自己和克里斯跳着钢管舞的照片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

所以就算今天的主角是他而且一票人都心怀不轨的想过来拿着各种各样的酒想要往死里灌他。

放马过来吧。勇利内心严肃的仿佛自己即将扛着枪上战场。

虽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

《反劝酒方法一百招》是有用的。

勇利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群魔乱舞的场景,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今晚加起来只喝了不到三杯香槟。顺便把来劝酒的人都反灌了回去。

干得好勇利,今晚可以记入你的人生史册了。

事实证明今晚的确应该记入史册——不止勇利一人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勇利小心的收回了脚,以免碰到半个小时前就躺在脚边而且越滚越近的披集。

到底是怎样才能一边躺在地上傻笑一边自拍的啊。勇利瞄了一眼披集正在打开的SNS界面,默默的把眼神收了回来。

我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

披集希望你明天一早看到你昨晚发的东西之后还能笑的像现在一样阳光又天真。

勇利用脚轻轻点了一下披集的肩膀,希望你见好就收,抱歉我实在是腾不出手抢你的手机。

是真的腾不出手。勇利现在的两只手都用来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耳朵。

克里斯原来你是喝醉后就开始唱歌的那一派吗。

色气的男人为什么连唱歌都非要唱小黄曲呢?虽然我完全听不懂你们国家的语言也不知道你在唱什么可是你整首歌都在呻吟听起来真的好糟心。

此时美奈子手里提着两个酒瓶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作为克里斯的迷妹此刻她眼中充满着陶醉的激情。

“听啊勇利!克里斯唱的是瑞士的国歌诶!真是帅死了!感动的我要哭了!”

……

我也要哭了。

捂着耳朵的勇利开始认真的为瑞士的未来感到担心。

适时的用手捂住耳朵是很好的拒绝噪音的方法。

可是有的时候,堵住耳朵可以杜绝嘈杂的噪音。却堵不住诗人的激情。

“请不要!!把我从你的手中放开!!
即使有一天我们会结束!!
啊!!萨拉!
你不要与任何人交换!
因为我保证我还是我!!”

啊,意大利的男人都是这么背诗的吗。

勇利同情的看着快要钻到地板下面的萨拉,深深地觉得像他喝醉之后只是跳个舞之类的没什么好丢人的了。

还有到底是谁把会场的话筒递到米凯莱手中的啊。

“因为你像极了我!
米奇!
至少有你在这宇宙!!”

埃米尔一把抱住了米凯莱的大腿。

……是你啊。

勇利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对没有人再来试图灌醉他而感到高兴,虽然金牌得主是他,可是现在每个人情绪高涨的好像是自己拿牌了一样心情果然还是难以言喻。

希望明天的报纸不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报道。

正想着眼前突然垂下一片阴影,勇利抬头的瞬间一颗金色的炮弹直冲向眼前。尤里奥两手咚的一声拍在勇利身侧两边的墙上,声音大的勇利几乎怀疑身后的墙有没有凹下去两块。

面相凶狠的小猫盯着勇利恶狠狠的问:

“为什么不陪我跳舞!!”

勇利的脑袋迟钝了三秒才反应过来,他回想了一下聚餐那天尤里奥谈起他们一起跳舞时嫌弃的眼神,心里对尤里奥的傲娇程度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尤里奥离得很近,勇利轻易的闻到扑面而来的酒气。

尤里奥你还是个孩子啊怎么能喝这么多。

今天的勇利也是毫无意识的操着老妈子的心。

还好喝醉了之后不会闹腾。果然下一秒这颗金色的脑袋就砰的砸在了勇利的腿上。在日本的时候尤里曾经喝醉过一次,安安静静睡觉的样子实在是比平时随时炸毛时要乖巧太多。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完全动不了的勇利用求助的眼神环视会场,发现了朝这边走来的为数不多清醒着的奥塔别克。

虽然不是很熟但是没办法了。

勇利打算叫住他。

然而有个定律叫你熟的人你朋友一定很熟,你朋友熟的人你不一定熟。

还没等勇利开口,这位哈萨克斯坦的男孩已经走到他面前,无比自然又娴熟的将尤里奥揽过去直接公主抱了起来。

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的?勇利满头问号,对这个奇怪的组合产生了极大的困惑。

但是有人能送尤里奥回去真是太好了,勇利不忘感谢:“多谢了,真是麻烦你。哦对了,尤里奥的房间号是……”

“不用了……”

奥塔别克打断了他的话,他抱着尤里奥微微的鞠了一个躬。

“我有他的房卡。”

……

直到奥塔别克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勇利僵硬的脑袋才开始慢慢的转动。

天呐给我等一下!勇利的内心在嘶吼。

尤里奥才16岁!!他才16岁!

作为一个23岁的纯情处男,勇利对于早恋这种事简直深恶痛绝。

尤其是对于尤里奥,有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复杂情感。

我现在终于知道昨天看到的那个妖精骑士团的拉拉队到底是应援谁的了。

要不是我现在动不了……

勇利已经保持这个正经危坐的动作很久了——从他现在身上趴着的这个白毛秃子喝醉了睡着开始。

勇利抽出一只手把维克多滑下去的西装往上拉了拉,这人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喝醉脱衣服的这个坏习惯。

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个内裤的维克多缩了缩,更紧的抱住了勇利。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勇利望了一眼已经开始打开电话薄挨个给人打电话的披集,和歌声及朗诵声交相辉映的克里斯他们,觉得自己还是先回酒店比较好。

问题在于怎么把身上的这个玩意整回去。

勇利拍了拍维克多的脸,“维克多,起来了啦,再睡会感冒的。”

维克多在勇利怀里蹭了蹭,抬起头迷迷糊糊的露出一个傻笑。

“勇利~”

战斗民族的人都是行动派。勇利瞬间被扑倒在沙发上。

“等……等一下!”

勇利觉得事情的发展可能有点不妙。维克多两手撑在勇利的身侧带着一副傻乎乎的表情看他。然后慢慢露出一个微笑。

这个微笑有点危险啊。

果然下一秒维克多就俯下身来想要吻他。勇利大惊失色奋起反抗。

不是说不可以呀维克多你看一下场合啊我的天呐披集还在这里啊这要是又被拍下来给某些人看到我们这四舍五入一下就是野战了啊!!

曾经充分领教过自家姐姐神一般的思维方式后,勇利对这个蜜汁群体充满了敬畏。

被躲开的维克多显得极为不满,他不高兴的嘟起嘴:“勇利说好和我结婚的,后悔了吗……明明说好结婚的……说好拿了金牌就结婚的……”

对于喝醉的人最好不要讲道理。勇利忍无可忍:“我知道啦!我们回酒店!回去我就和你结婚!!!”

有个成语叫言多必失。

维克多快速起身穿好衣服跳下沙发,动作流畅的的让勇利目瞪口呆。一分钟后他对着还躺在沙发上僵硬的勇利展颜一笑:“那我们快回去吧,这里太无聊了。”

我觉得我好像被骗了。

维克多你这个俄罗斯老流氓。

依然躺在地上的披集拿着手机不明所以,“结婚?你们不是结过婚了吗?”

接到来自巴塞罗那长途电话却被迫听到披集傻笑的季光虹在电话那头同样不明所以,“结过婚了?谁?!结两次婚?!这在中国是重婚罪啊!”

不管了还是赶紧走吧。勇利捂着脸冲向大门。他现在恨不得在脑袋上套个麻袋。

走到半路突然被什么大型物体拌住了脚,勇利低头一看发现是悲伤逆流成河的加拿大选手。

JJ抬起头抱住勇利的腿泫然欲泣。

“可恶……我也好想结婚啊……呜呜呜我要结婚……”

……怪我吗?

话还没说出口JJ已经飞到两米开外,勇利望着一脸无辜的的维克多硬生生的把话憋回到了肚子里。

加俄的友谊会被你毁于一旦哦维克多。

比起担心JJ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观看了全程的胜生真利默默的喝了一口香槟。美奈子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还得靠我自己。

真利看着勇利和维克多离去的背影,丝毫没有为弟弟的贞操感到担忧。倒不如说即使担忧也没什么用了。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上面一大排以各个选手为封面的小视频。

恩,够我吹一辈子了。


一直到勇利进了房间才产生一点危机感,他惶恐的盯着正在脱西装的维克多。

“维克多……你为什么不开灯?”

“我为什么要开灯?”维克多笑着顺手把西装扔到地上。

这是你最喜欢的那套西装!勇利在心里尖叫。其实你是真的喝醉了吧维克多!

随着维克多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勇利开始做着垂死挣扎。

“维……维克多,你要不要喝点水……?”

“不要。”干脆利落的拒绝。“我想吃炸猪排饭。”

……炸猪排饭也是会生气的知道吗!

勇利被压倒在床上的时候脸通红的想着。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跳动。

维克多的吻落了下来,从耳根到脖子,慢慢的往下移。

虽然不是不愿意,但是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勇利在维克多即将到达危险地带的前一秒抱住了他。

“维克多……”勇利的声音颤抖着。

“……禁止婚前性行为。”

出乎他意料的维克多真的停了下来,维克多撑起身看他。黑暗中他的眼睛里闪着隐忍的光芒。

“我知道了。”维克多拉过勇利的手细细的吻他的指尖。“我等你准备好。”

勇利鼻子一颤,差点哭了出来。

我的维克多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勇利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望着俯视着他的维克多,月光把他照的真的美极了。他的心都要化成了一滩水。

勇利难以抗拒的抬起头吻了吻维克多的嘴角。

“嘶——”维克多倒吸了一口气。“明明都说了这样的话了勇利居然还这么撩我!勇利真的太过分了。”

他低下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勇利的嘴巴,然后气愤的冲进了浴室。

我大概是世界上最能忍的男人了。维克多一把打开冷水开关愤愤的想。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勇利羞的整个人都裹进被子里。

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点!

裹在被子里的勇利咬着嘴唇羞愤欲死。

然后他放弃一般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啊啊啊维克多一定会笑死我的。

勇利从被子里伸出脑袋瞄了一眼浴室。感觉十分对不起维克多。

他抿了抿嘴,虽然我知道箭在弦上的感觉很不好受,可是我真的有点害怕。

勇利为自己像个小处女一样的心情自暴自弃的拿脑袋捶着床。

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并没有错。

“啊对了……”维克多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

“刚刚在酒会上我们被真利姐偷拍了哦。”

什么?!

勇利刷的一下坐了起来,他甚至忘了他还在害羞这件事。他一瞬间回想起真利姐手机里无数篇小说和逛过的莫名其妙的论坛。

天呐。维克多你是故意的吧。

他回想起今晚在酒会上经历的一切,绝望的望着窗外的月亮。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莫名其妙的end.



※以为会开车的你们还是太年轻

※跪求真利姐手机里的小视频

※我的文风真的越来越莫名其妙了,翻了一下前面的自己都不相信是同一个人写的

※赶在今晚更新前发免得被官方爸爸打脸

※写的没头没尾见谅,OOC严重但还是给你们笔芯♡









评论(29)
热度(1483)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