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晕倒要看对时候(一发完)


※决赛之后,奶一口金牌

※一个内心戏很丰富的勇利小天使

※全世界都是你们的助攻,披集大佬受我一拜

※傻白甜没啥剧情就是糖

※大半夜发文我就是来搞事的

78条未读信息,136个未接来电。

到底发生了什么?

勇利拿着手机陷入了蒙逼的状态,然而当他瞄到放在一旁的报纸时,这种蒙逼变成了石化。

是我错过了什么吗?勇利使劲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

昨天的比赛简直花光了一生的力气,当勇利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他盯着自己的脚尖神色恍惚。

本想着就一次就好,拿到金牌,不管维克多在不在身边都没有关系了。拼着旧伤复发的危险疯狂的练了一晚上,现在拿到了金牌,脑子里却完全没有一点真实感。

他感觉维克多当时好像走上前对他来说了什么,但是勇利什么也没听到,他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只听到了全场的惊呼和尖叫。

行吧我知道我现在是在医院了。

但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金牌得主胜生勇利在领奖台遭教练求婚惊喜晕倒》的报纸标题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叫惊喜到晕倒啊,是身子有多弱心情多激动才能晕倒啊。

关键是大家居然都信了。勇利翻着手机的未读信息,看的瞳孔都在颤抖。

为什么全都在祝贺我啊!你们都不关心一下我晕倒这件事的吗?

美奈子老师你发来十几行的“啊啊啊啊啊”到底意义何在,就算是短信费便宜也请不要这样浪费好吗。

披集你这句“你们居然还没求婚?”是什么意思,我和维克多真的什么都没有,那个戒指都说了是个幸运符了给你解释了那么多遍你都不信怪我喽?

……克里斯请不要直接复制粘贴我和维克多的小黄文给我看信不信我这次真的拉黑你啊!

心好累,勇利一边翻着短信一边感叹人生,然后他看到真利姐发的彩信,是一张照片。

维克多横抱着自己向出口跑去,他的风衣被风吹的向后飞起,身后紧跟着一大群人。

这是哪个年代的大片场景啊。

勇利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又不受控制的把图片放大,他对着照片里维克多的脸看了半天,维克多一脸的惊慌失措,紧皱的眉头和严肃的表情是勇利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原来我昏倒以后维克多是这样子的啊。

稍微有点开心。

勇利摸摸鼻子,求婚之后我就昏倒了什么的维克多当时一定吓坏了吧……

诶……

求婚?

求婚!!!

勇利手一抖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床上,上面还显示着宽子妈妈刚刚发来的短信:

“勇利啊,我和爸爸都考虑过了,只要你觉得幸福什么的爸爸妈妈都会支持你的!”

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说我穿越到真利姐曾说过的哪个平行世界里来了吗。

难道是大家的恶作剧?

勇利此刻的内心有一群马卡钦在狂奔。

人在受刺激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寻求外物的帮助,勇利此刻迫切需要找点什么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打开手机搜索了胜生勇利。

让我们先把所有前面带着维克多名字的标题屏蔽掉。

好的发现了花滑选手们昨晚的的赛后采访。

披集的采访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勇利不明所以的点开它。

此时的披集坐在车子里吃着可丽饼,他望着前面司机无名指的戒指陷入沉思。

披集回想起昨晚接受采访前维克多和他的谈话。

什么叫“勇利他很敏感,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行为,希望你们不要对他有所偏见。”呵呵。

披集狠狠地咬了一口可丽饼,维克多这个白痴现在对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我可是比你早好几年就知道勇利对你的小心思了好吗。

你以为我房间里一箱子不愿意贴出来又不敢扔掉的维克多的海报贴纸到底是谁给我的啊。

不过看在你对勇利这么好的份上原谅你吧。

披集叼着可丽饼,想起昨晚维克多提起勇利时关怀又深情的眼神。

天呐这个可丽饼的草莓怎么会这么甜。

好吃的要哭出来了。

“——说到勇利他啊,其实从很久之前就喜欢维克多啦。我们都知道的,所以我觉得勇利醒过来会答应维克多是理所应当的事嘛。”

披集轻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好的现在可以证明了两件事了。

第一,我没有在做梦。

第二……披集•朱拉暖你给我记住。当年我耳提面命对你说不要把我是维克多迷弟的事实到处乱说为此你还敲诈了我两顿猪排饭!

所以猪排饭都去喂狗了是吗。勇利微笑着捏皱了厚厚一沓报纸。

“唉呀,我想起来勇利还对我说过不要把这些事说出来了呢。勇利!你会看到这段采访吗?这里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啦!诶嘿☆”

很好。

勇利拿起手机打开电话薄找到披集的名字毫不犹豫的加入了黑名单。

你这一个星期就给我在这里面呆着吧,哼!

相比之下克里斯的的采访更加简单粗暴,在记者问起此事时,克里斯直接表示:

“他们两个啊,从很久之前就同居啦,上次我和维克多一起游完泳去他们的房间发现他们两的床都是拼在一起的,而且其中一张床整洁的就像没有人睡过呢!”

克里斯请你不要再发表这种令人误会的言论了好吗!记者姐姐的脸都爆红了诶!拿话筒的手都在抖!

勇利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这种娱乐杂志新挖到一对的八卦到处寻求证实的即视感。

他从指缝中看着手机屏幕,事情下面的一堆评论全是尖叫和祝福,偶尔有几个ky的言论迅速被群起而攻之的怼回去。

……感觉被全世界祝福了。

真的不是梦。

真好。

勇利突然想起来他居然对求婚一点印象都没有,视频呢?一定有视频的吧?

完全不用找,搜索的第一条就是。

勇利忐忑不安的点开它。

两分多钟的视频,镜头一开始就打在勇利苍白虚弱的脸上。

作为冠军我这状态也太丢人了啊。

然后维克多出现在镜头里,他牵起勇利的手在戒指上吻了吻,然后抬头看他。

观众席上发出一片小声的惊呼。

“勇利,你是我生命中的惊喜”维克多说。

“昨天晚上你说的我都已经想好了,我尊重你的决定。”

昨天晚上……应该说的是前天晚上的谈话吧。当时气氛一直不太好,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种话的呢。勇利低头摩挲手上的戒指,他突然发现手上的戒指换了,虽然大小和颜色都一样,但是款式稍微有些不同。

……什么时候?

“我尊重你的决定,到这不意味着我会放你离开……”

“之前聚餐的时候我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我并没有在说谎。”

聚餐的时候?难道说?

勇利看着视频里的维克多轻轻的把他手上的戒指退了下来,用一根细链穿过挂到了他的脖子上。勇利摸摸自己的脖子,真的挂着一条项链,那枚戒指原来一直挂在自己的衣服里。

“我说过,等勇利拿了金牌的话我们就结婚吧。”维克多从衣兜里拿出另一枚就是勇利此刻套在手指上的戒指。

“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哦。”维克多一边笑着一边将戒指慢慢套在勇利的无名指上。

全场响起了巨大的惊呼声和尖叫声,还有鼓掌的声音,勇利看着视频里的自己往前一倒,软软的跌进维克多的怀里。

视频到此结束。

勇利有点理解报纸标题的来源了。

然后更不想见人了。

勇利往后一倒躺在病床上,然后来回滚了几圈。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我因为维克多的求婚开心的晕过去了而且现在看来就算解释也没有丝毫用处的我到底应该是选择上吊还是跳楼?

……

天呐勇利真是太可爱了。

挤在病房外的一堆小护士纷纷咬住自己的拳头拿出手机隔着玻璃啪啪啪的拍照。

勇利他简直是天使!真是便宜了维克多那个秃子了!

就算他很帅也不想原谅他!勇利是属于世界的!!

站在最外侧的护士一边嘤嘤嘤一边疯狂拍照,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不耐烦的回答:“谁啊?没看到我在拍照嘛,站的太远完全拍不清嘛!”

“那如果拍了的话记得要给我发一份哦~”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乍一听很温柔,护士小姐却觉得一阵寒气从背上窜上来。

她僵硬的慢慢转过脑袋,尽量让自己脸上的微笑显得自然而真诚。

“维维维维……维克多先生……”

……

此时病房里的勇利并不知道门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知道,他可能现在就会从窗户上跳下去避免之后的事发生。

医院病房隔音效果好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勇利坐起来气鼓鼓的想,所以现在维克多到底去哪了啊!

发生这种事我醒来的时候居然都没有陪在我身边,还想不想结婚啦。

一会儿一定会惩罚你。

刚想到这里就见病房门被推开,维克多风尘仆仆的走进来,他的眉眼弯弯,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帅气优雅。

现在是我的人了。勇利看着维克多走近。

“勇利,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

说了会给你惩罚的。

维克多话还没说完,勇利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往下一拉,下一秒一个滚烫的吻印在维克多的唇上。

作为一个童贞了23年的处男,勇利对于接吻这东西没有任何经验,仅有的了解来自于曾经被披集安利的小电影。

勇利笨拙的吻着维克多,他学着电影里的女主角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着维克多的嘴角。

下一秒他的腰被紧紧扣住,维克多的舌头滑进他的口腔,他的舌头被迫与之交缠,被维克多紧追不舍,勇利甚至听得到他们唾液交换发出淫靡的水声。

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到底是谁在惩罚谁啊,勇利被吻的晕晕乎乎的想。

他们吻了足足五分钟维克多才堪堪的放开他,没等勇利的气喘匀,维克多傻笑的张着他那张心形嘴,似乎无比的开心。

“勇利真是大胆呢~明明这么多人看着~”

……

……?

……??

你再给我说一遍?

勇利睁开眼睛往维克多身后一瞄,一大排熟面孔和一堆看上去要升华了的护士小姐们。

有那么一瞬间,勇利希望地球在此刻爆炸。

世界再见。

披集捂着眼睛冲勇利喊:“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下次你再扯这样的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把你手机拍照的音效关一关。

奥塔别克两只手死死的捂住了尤里奥的眼睛和嘴巴。此时他正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勇利。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想教坏小朋友的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现在就从这个窗户跳下去。

尤里奥被捂住了眼睛和嘴巴,此时正疯狂的挣扎,一旁的克里斯吹了个口哨,拿着手机对勇利晃了一晃。

“我全都录下来了哟~”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别人一样收敛一点呢?!

勇利此时生无可恋的被维克多抱在怀里,这已经不是感不感觉到羞耻的问题了。

作为一名内敛的日本人,勇利觉得自己下半辈子都会活在今天的阴影中。

为什么来看我都不和我说一下呢……

“啊对了勇利”披集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刚过来的时候还打算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你一下的,结果就是打不通,你是不是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啊?”

不,是因为我把你拉黑了。

勇利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下来了,这是不是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勇利~我刚刚问了外面的护士小姐,她说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呢~”

勇利瞄了一眼病房门口一群群魔乱舞般旋转着要升天的护士们。

看她们的样子我觉得最好不要信啊,倒不如说我宁愿我下半辈子都住这好了。

“等你出院了,我们就结婚吧。而且勇利到现在都没有给我答复呢。


勇利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猛的捏紧,他感觉到维克多的手在微微颤抖。

维克多你是在紧张吗。

我刚刚都和你那样了你还紧张什么啊?

你看看周围人的反应你觉得我现在回不回答有什么区别吗?

勇利觉得自己今天一天快要把下辈子吐的槽都吐光了。

他望着维克多带着期待和不安的深蓝色双眼微微叹了口气。

快要28的人了还这么不成熟除了我还有谁能这么宠着你啊我的男神大人。

真是的。

好啦好啦我把我都给你好啦。

……

不安的维克多在此刻对上勇利带着笑意的眼神。

“我愿意。”

所有人这么听到。

                                         end.

※考完四级神清气爽这个小甜饼犒劳自己

※我不管反正结局要甜等官方爸爸给我塞糖

※勇利小天使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就这么给维克秃了好不甘心(痛哭)

※照例给爱维勇的妹子们笔芯♡

评论(45)
热度(2552)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