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文手,不定期掉落。

【维勇】情人节总会发生很多事(一发完)

※一个提前的情人节虐狗文

※没有主题没有内容就是为了虐虐单身狗

※大学paro注意,年龄操作有,所有的什么系啦学部啦都纯属作者瞎编

※这篇稍微有点OOC注意



1.小孩子不要赌博

披集坐在床上吃布丁,他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雪,默默的感慨。

啊,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

今年的大三角也依然吵得不可开交。

他打开论坛看着那个一年置顶一次的帖子,摇了摇头。他自言自语道:“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维勇还是维尤,这是个问题。每到新的一年,这帖子就被搞上来大家一起下股,年年勇利股和尤里股不分上下,今年新出了一个大邪教,下注选项又多了一个。尤勇党头顶光辉大旗站了起来。

尤勇一起吃过饭一起出去玩一起回老家一起过的年,除去那个快要毕业的秃子,他们俩实际上什么情侣之间的事没干过?

好嘛,雪菜不是碧琪,冬马不当小三,雪菜和冬马搞到一块去了。

披集撇撇嘴,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维勇党至今还没赢的原因很简单,不因为秃子撩技不够好,也不因为金发妖精妖媚又迷人。

因为坐在我对面床上的这个人他害羞。

披集抬起头终于忍不住问,勇利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接受维克多?

他话还没有问出口,从一个小时前就扭扭捏捏的勇利先说话了。

“披集……我有点事想问你……”

披集眼睛一亮,手指一动手机录音瞬间打开,长久以来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一定有大事要发生了。

怎么了?维克多又表白了?

我为什么要说又?

“那个……过几天情人节,我想去表白……但是我不知……”

给我等一下!

你表白?你和谁表白?维克多明示暗示了那么多次你都没答应,你还想着去表白?

“你和谁表白?”披集一楼打断勇利的发言,内心疯狂刷屏,这什么情况?他突然想到刚刚那个帖子里新冒出来的邪教,倒吸一口凉气。邪教要崛起了?

“还有谁?”勇利被打断以后也懵了,他用看傻逼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室友“当然是维克多啊……”

披集一口气没喘上来,表情跟便秘似的。

勇利,我觉得结果成功率百分之一百二的表白不能叫表白,应该叫给你家攻君发点糖。

“勇利……”披集颤抖的开口“为什么维克多之前表白你都不接受?”

勇利一把捂住自己的脸惊恐“你乱说什么呢!维克多什么时候向我表过白?!”

披集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和你说的维克多是一个人吗?!”

他抱着自己的仓鼠抱枕挤到对面勇利的床上去,顺手还拿了两盒布丁,一副喜欢躲在一个被窝里聊天谈心的好闺密的样子。睡在披集上铺的李承吉瞄了他们一眼,翻了个身打算眼不见为净。

披集掰着指头给勇利数起来。

“去年我们去火锅店他抱着你不撒手还大喊‘勇利嫁给我’的事你忘了吗?”

“那只是他喝醉了,维克多每次喝醉了都喜欢抱别人。”

放屁,那个俄罗斯老男人会只喝两瓶红酒就醉了吗!上次你不在他们经管系的一起去聚会,他连眉毛都没抬一下的干掉了两瓶伏特加!

“算了这个跳过。那上次运动会你跳高得了第二名之后他冲上去亲你!全校都看到了!”

“维克多只是为了给我个惊喜,想看我吃惊的样子,这很奇怪吗?”

这!不!奇!怪!吗!你见过哪个惊喜是冲上去抱着别人直接吧唧一口的啊?上次我见到这么玩的人现在孩子都有了!

“……那还有上个月!你们两个这个对戒!就这个!”披集抓起勇利的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pikapika的闪着光芒,披集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冲勇利吼“他连戒指都送了你还有什么解释!”

勇利被吼的莫名其妙,他把戒指用手捂住大声反驳:

“这明明是我送给维克多的!是保佑我们假期末不挂科的护身符啊!”

……

卧——槽。

披集在心里一句卧槽拐了九曲十八弯,一时半会儿居然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除了“你赢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诸君,我收回前面说他害羞的话。这不是害羞,这是情商低。

不不不,何止情商低,这是没脑子。

他瘫着一张脸抱着抱枕回到了自己床上,顺便把带过去的两个布丁原封不动的带了回来。

算了,就你这智商,还吃什么布丁。

披集在心里给维克多画了个十字,打算沉迷手机告别八卦。 他看着论坛上依然吵得不可开交的三对势力默默为维勇党点了个蜡。

论坛里其他人当然不可能知道披集的心情,支持维勇的妹子们依旧像打了鸡血一样狂欢。

[前天晚上维克多和勇利在湖边接吻了!好激动!!!好多人都看到了!!!]

披集福至心灵猛地抬起头目光灼灼看向勇利“前天晚上你们接吻是怎么一回事?”

勇利歪了歪头迷茫的卖了一个萌。

接吻了吗?没有。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天时地利人和,事情都是具有联想性的。

比如,前天风很大。

比如,湖边有一个挺大的沙堆。

比如,勇利近视需要戴眼镜。

比如,维克多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懒得带墨镜和口罩。

风霜迷了我的眼,披集只想静一静。

总之……算了。

披集纳了闷了,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自己这个没有脑子的室友。

“我都要怀疑了,你到底喜不喜欢维克多?”

勇利脸腾的一下红了,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的“当……当然了!我都说了过几天会去表白的!”

对啊我居然把这茬忘了!披集一瞬间又满血了,话题绕了半天又回去了。他一边回答“好好好”一边飞快的在论坛里开了一个新帖。

【现金下注!我压维勇十块钱!赔率一比七!三角不解此帖不封!】

情人节之后说不定我就是百万富翁了。

敲黑板,赌博是不好的行为。请同学们不要参与。

我先压九块钱吧。

2.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坐着的情侣都在干些什么呢

时间,情人节前一天的下午四点二十三分。

地点,充满少女气息的咖啡厅二楼最偏僻的一个角落。

尤里奥硬生生的捏断了手里的冰淇淋勺。

“老子到底凭什么要被你拉着当什么狗屁的爱情顾问。”他咬牙切齿的问。内心的崩溃无以言表。

坐在对面的勇利含着勺子一脸理所当然。

“为什么……因为我和尤里奥是好朋友啊。”

狗屁好朋友。要不是因为面前这杯草莓巴菲,鬼才坐在这种鬼地方听你恶心八叉的真情告白啊。

所谓吃人嘴短。

尤里奥忍住摔杯子走人的冲动再一次立起了菜单死死的挡住了自己的脸。

对面那桌的四个女的耳朵都要凑到这边了好吗麻烦收敛一下。

好朋友,这年头好朋友这仨字里第二个字通通都念基啊。

你情商低就低吧干嘛非要拉我下水,我白瞎了天天要被你们秀恩爱还要被拉着给你们的暗通款曲当挡箭牌。最近一股神秘新势力让我除了“妖孽受”之外又多了一个“正太攻”的标签。

我上辈子欠你们两口子啊。

我尤里奥……呸,尤里堂堂正正的活了20年到底做错了什么?

昨天奥塔别克看了学校论坛后一整天都拿一种“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的眼神看我。

“所以说”勇利打断尤里奥的内心吐槽“约会到底干什么比较好?”

“这个啊……”实际上并没有与奥塔别克约过会但硬是要装作老司机故作坚定的尤里奥表情十分严肃“你只要不管维克多说什么都回答‘好’就可以了。”

照着二十四孝好男友手册瞎指导的尤里奥也就这么瞎说一通,指着勇利那么瞎听一下。

但我们勇利是多么乖的宝宝啊,在这个虚情假意的社会,胜生勇利简直把“人与人之间美好的信任”发挥到了极致。

他十分认真的点头然后记下来了。

对,没错。维克多说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

如果维克多能够亲眼见到这个场面,后天早上他神清气爽的从床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给尤里奥送一面锦旗。

无意中做了个神助攻的尤里奥没有任何察觉,他现在依然是不耐烦的拿着断掉的勺子敲着桌子“我现在能走了吗?”

勇利也觉着老把人拖着也不是个事,他犹豫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表白送什么礼物好呢?”

……

维克多赶到电影院的时候勇利已经到了一会儿了,他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问维克多:“要喝吗?”

明明已经在俄罗斯生活那么久了,勇利依然十分怕冷。维克多看着被棉衣帽子手套口罩裹的整整齐齐的勇利感到有点搞笑。

像只仓鼠,好可爱。

他就这勇利的手抿了一口咖啡,真甜。勇利一定又忍不住加了四个奶球。

“我们进去吧。”

勇利跟在维克多的身后进了电影院,他望着维克多的背影,一只手忍不住握紧了放在兜里的一个小礼盒。

这是昨天气急败坏的尤里奥冲出咖啡店用了不到十分钟买回来的,据说维克多一定会喜欢的礼物。

在尤里奥拿着奥塔别克的名义指天发誓后勇利充满感激的收下了,打算看完电影去吃饭时,在烛光摇曳的餐厅用这个礼物和昨晚连夜背好的台词一举拿下维克多的芳心(?)

沉浸在幻想中的勇利在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被维克多在售票员小姐吃惊的眼神下搂着进了放映厅。

如你所想,是个爱情片。

情人节当然要放爱情片,继去年情人节电影院恶意搞事连播三天《你终于当了别人的小三》被无数情侣狗们投诉后,他们这次终于学乖了。

当然也可能是这家电影院负责人终于找到女朋友了也说不定。

维克多和勇利入座后遭到了一阵细小的骚动。

鉴于这家电影院离学校最近且实惠的情况下,维克多分析出大概是被认出来了。

认出来就认出来吧,只要不打扰就没问题。

可是坐在勇利旁边的妹子不这么想。

这妹子是谁呢,尤里奥的同班同学维克多的直属学妹,一个有了男朋友还兼职尤里奥迷妹的太太,维尤党的忠实跟随者。

她眼瞅着维克多搂着勇利毫不顾忌的坐在了她身边。心想卧槽这还了得。

她迅速脱离了“正在约会的情侣狗”这一身份打开手机点开论坛披上小号分分钟进入了“维勇高级黑”这一角色。

维克多在一旁用自己5.0的视力围观全程,再瞅着人家刚打出来的一行“胜生勇利又坑蒙拐骗的把维克多勾引出去”后默默的怒了。

坐在两人之间毫不知情的勇利默默吃了一口爆米花。

只能吃三口,不然又会胖。

电影剧情俗套至极,让我们不禁感慨天下所有的套路都是一个样的。企图上位的女二哭的撕心裂肺,男主一脸深情的挡在女主身前对面前所有人说:“放弃吧!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说白了还是平凡女主遭遇屌炸天总裁男主之一见倾心,文艺风纯情戏,一个小时过去了连个吻都没有。

勇利一点兴趣都没有,相比于这个他更在意还没打完的那个噩梦级副本怎么过。

但是这是维克多专门请他看的,既然多出了一张电影票就不能浪费了。

……

可是维克多都找你情人节看电影了你还表什么白,昨天下午尤里奥咬着勺子表示十万个不解。

不,维克多说他一个朋友突然有事去不了不想浪费电影票才找我去的。

呵呵,套路玩的深,谁把谁当真。

套路这东西对于勇利来说没什么意义,维克多就算用最傻逼浅显俗套的方法挖个坑人勇利就能自带十层粉丝滤镜的毫无察觉的往下跳。

不是维克多把你当傻逼,就是你真的是个傻逼。情商低真的整啥都没用。

勇利一脸不服气的反驳尤里奥,奥塔别克情人节不也请你吃饭了吗?

那能一样吗?据说新开的那家餐馆必须两个人一起去才能优惠,奥塔别克他是勤俭节约!

得了,你俩半斤八两。

陷入回忆的勇利开始复习昨天一晚上自己死记硬背的告白台词。

精神是可嘉的,可是你如果没有一个情商又高又喜欢你在你磕磕巴巴的背下一大段肉麻兮兮的台词后还能温柔的答应你的男盆友的话,建议广大群众还是不要使用这个方法。

维克多,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话要和你说,……一直以来你那……你那……你那什么来着?

被三俗的电影剧情和死活想不起来的台词荼毒的迷迷糊糊的勇利终于一个忍不住的睡着了,他最后一点仅存的意识只感觉到有什么冰凉柔软的东西附了上来。

坐在勇利旁边的那妹子手机啪的掉在了地上。

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偷亲是少女漫的标准套路,一触即逝的吻折腾的一堆人少女心萌动。

向来致力于不按套路出牌的维克多对那种害羞的亲一下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行为嗤之以鼻。

只亲一下就跑的既不会抓住机会又没有脑子。

他看着勇利睡着后无意识张开的嘴再一次吻下去,用舌尖轻轻的向里面试探。

勇利的嘴巴十分温暖,维克多克制自己不能太用力把人搞醒。

旁边的维尤党的妹子已经石化了,准确的说以维克多他们为中心的半斤五米都陷入了一个无声怪圈。

维克多嘴上专心的亲着勇利,眼睛轻轻向上一抬盯住了那个妹子。

手机还掉在地上,亮着的屏幕还停留在一行没有编辑完的[胜生勇利一脸呆样的睡着了,相比之下果然还是我们尤里更]的句子上。

妹子直视维克多的眼神,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眼里写满了挑衅。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在A大男神全图鉴上的性格简介里有那么一个词:睚眦必报。

[请不要随便评论我的东西。]

当然现在明显有一个更好的词来形容他这种行为大概叫做,这该死的占有欲。

被维克多一眼瞪的浑身僵硬的妹子思前想后,捡起手机揣回兜里,默默扑向自己的男朋友打算继续回归“正在约会的情侣狗”这一身份。

算了我们尤里小天使会有好人家的我还是看电影吧。

投影幕上依然在上演“我好喜欢你老子就不告诉你暧昧至上”的俗套剧情,坐在维克多周围一圈的人看的电影内容已经变了。

叫做《花式接吻的一百种方法》。

勇利这傻子怎么能睡得这么死啊。坐在他们后两排从头跟踪到尾的披集默默捂住脸。真替我挚友感到丢人。

坐在他旁边的李承吉面无表情的看电影,另一只手顺手不断的朝披集嘴里喂爆米花。

奶油味太浓了,不喜欢。

电影快要大结局的时候女主死掉了,男主在大雨里哭的不能自己,看的一大堆情侣义愤填膺骂骂咧咧涕泪交加的提前离场。

看来这个电影院还是没有放弃搞事。

维克多周围五米无一人离场,他们的电影还没看完。

甚至有人已经掐起了秒表推测胜生勇利到底什么时候会醒。

披集想起在寝室哪怕JJ在上铺唱摇滚都能在床上睡的人事不醒的勇利,估摸着维克多这便宜还能多占一会儿。

一直到电影片尾曲响起,工作人员啪的一声把灯打亮,维克多悠悠然的坐直身子,歪了歪脖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恩,脖子有点酸。

不要脸啊。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维克多轻轻摇醒勇利“小猪,起床了。电影都结束了哦。”

被刺眼的灯光弄醒的勇利迷糊的睁开眼,发现四周的人都用复杂的眼神看他,他后知后觉的感到有点羞愧。

“抱歉……维克多,昨晚睡的有点晚……”

“没关系的,我们走吧。”维克多笑眯眯。

清醒过来的勇利站起身来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他摸摸自己的嘴有点惊讶“维克多,我的嘴巴好想肿起来了。”

正在离场的一堆观众瞬间僵硬,一个个故作淡定,支起耳朵等着看热闹。

维克多屹然不动泰然自若“可能是上火了吧,一会儿吃饭不准点油炸食品啊。”

教科书级别的不要脸。

偏偏勇利十分信他这套,垂头丧气的往外走。

又不能吃炸猪排饭了。

明明最近吃的挺清淡的啊。

因为是二月中旬,天气冷的要命。刚走出电影院的勇利恨不得全身都缩进大衣里。

维克多看着球一样的勇利又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风衣沉默了半晌。

“勇利,把左手伸出来五指张开。”

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维克多说的话一定要听的勇利茫然的伸出手。

下一秒维克多伸出手与他十指紧扣塞进了维克多的大衣口袋里。

维克多面对勇利惊讶的脸一本正经的说:“我冷。”

口气和去年运动会他抱着勇利亲下去后说的“就是想让你惊讶一下”如出一辙。

“是这样啊。”勇利瞬间也如同去年一样接受了这个说法。

恩……

所以情商低的人到底算是好撩还是不好撩真的是个问题。

以此类推,论坛上的那篇关于“维勇其实早就已经在一起开过车说不定还偷偷结婚了”的分析贴真的是有理有据。

3.按照套路来说告白时不被妨碍的概率是0%

去餐厅的一路上勇利十分紧张,在脑海里不断回想背的台词,并且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打小抄。

你的温柔体贴,是给我指路……指给我路……指向我……额……我的明灯?

如果勇利的现代文老师在这肯定会忍不住拿块板砖抽死他。

低头背书(?)的勇利直到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才抽空看了看眼前的餐厅。

富丽堂皇的,和他们之前说好的那家温馨的小饭馆一点不一样。

人太多的话不利于我的告白大业啊。勇利放在维克多口袋里的手动了动,碰了碰维克多的手指。

“为什么这个餐厅啊,看上去好贵。”

维克多张开嘴就开始瞎编。

“因为这家新开业,据说两个人一起来就会优惠,其实超便宜的!”

……我感觉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

事实证明,套路用太多是会撞梗的。

维克多在看到瘫着脸向他们点头的奥塔别克时脚步一顿。

啊,大意了。

尤里奥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勇利觉得他今天的告白大业应该是要毁于一旦了。

约会的时候遇到熟人很尴尬,更尴尬的是你们发现你们订的位置就在隔壁。

思前想后破罐子破摔的把桌子并到了一起,二人世界变成了四人聚餐。

勇利机械的拿刀切着盘子朝嘴里喂空气。尤里奥抱着杯子默默吸着橙汁。维克多和奥塔别克一本正经的聊着时事政治。

恩,气氛温馨祥和,堪称家长带孩子聚餐的典范。

在尤里奥点的第三杯橙汁送上桌的时候,维克多终于忍不住的去了厕所。

他与默默跟上来的奥塔别克相顾无言,两人站在卫生间的超大镜子前对视,感觉像是在拍美国大片。

奥塔别克终于开口,直奔主题:“一会吃完饭你们打算怎么办。”

维克多掏出兜里的房卡。

奥塔别克也掏出兜里的房卡。

人心险恶。

突然发现是同一家宾馆。

大快人心。

但是还好不是同一楼层。

人心险恶。

“一会儿你们先走。”维克多迅速做好战略部署。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这话说的有点老司机,维克多不禁用审视的眼光打量这个比他小两岁的男人。

“咳”奥总白长了一张总裁脸,脸皮薄的跟什么似的“上网查的。”

维克多一脸“没关系大家都懂”的表情拍了拍对方的肩,顺手抽出大衣内兜里的小盒子。

“超薄香蕉味的。”

奥塔别克凝视了半天维克多手里的盒子,问他:“你有调查过胜生君喜欢的味道吗?”

虽然这个问题看似很污实际也很污但是是个好问题。

维克多举着的手一顿。

啊,再次大意了。

奥塔别克心领神会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维克多,

“多一个选择给你。”

“可是……”

“芒果的。”

“但是……”

“我还有一盒。”

“不是……”

“刚看到了,我们size相同。”

“……”

槽点太多我到底该从哪吐起呢。

维克多表情复杂的接过奥塔别克递过来的小盒子,突然感到很奇怪。“那你不就没的选了吗。”

奥塔别克扬起今天他们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可以说是很得意了。“之前问过了,尤里说他喜欢吃橙子。”

……我觉得这两样东西不能对等,除非你是像我想的那样。如果是那样奥塔别克我真是小看你了。

尤里奥的迷妹们要是知道该是多么的心痛。

……

这里暂停一下,本着用事实说话的原则我们要澄清一下,维克多这里是真的误会奥塔别克了。

不污,我们奥总不污。

别看奥塔别克情商高,但挡不住他紧张啊,紧张这种东西吧,是可以摧毁一切智商的。

维克多知道的是奥塔别克房卡都到手了,不知道的是这其实应该算是他们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次约会。

约会就吃了个饭吧还遇上了勇利他们两个。

话没说几句全程只靠眼神交流,正儿八经拿概率计算一下连能不能把尤里奥带到酒店都还是个迷,更别提口味……味道了。

有时候想的太远也不是个好事啊。

这件事教育了我们不能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多么好的一个作文素材啊。

镜头拉回来,维克多和奥塔别克在卫生间里建立了革命的友谊,这边吃着空气的勇利和喝着橙汁的尤里奥尴尬了。

隔壁桌的那位刚来的女生看上去快要旋转着上天了。

虽然他们俩极力的表现出旁边还坐着人他们不是两个人的事实,无奈抵不过粉丝滤镜。

听说明星绯闻好像都是这么来的。

尤里奥喝橙汁喝的要吐了,心里把奥塔别克从头骂道了尾。

快回来啊!!上个厕所这么久你是[哔——]有问题吗?!

“尤里奥,”勇利忍不住的小声问他“我觉得明天的学校论坛上又会乱写一通了。”

尤里不耐烦的打开手机啪啪啪点了几下放到了勇利面前“不用等明天,现在就出来了。”

居然还是直播贴啊。

勇利抬手扶了一下眼镜继续低头吃饭,决定不再理会这个污浊的世界。

帖子刷的飞快,尤里奥抱着手机看的牙痒痒,披着小号就冲了上去。

[胡说!明明人文系的奥塔别克和维克多也在场!说单独约会的是瞎吗!]

[天呐!难道是……4]

你敢把后面那个字母说出来试试。

奥塔别克终于从卫生间回来时尤里奥基本上快要觉醒成暴走模式了,他冲上去一把抓住奥塔的手臂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我和那头带眼睛的猪一点关系都没有大家把眼睛擦亮我身边这位才是正主!”,义愤填膺就差没大喊一声“亲爱的我们走吧!”

十分会投机取巧的奥塔别克看着正在气头上的尤里奥小心翼翼的问出一句话。

“……去酒店吗?”

“好!”

奥总,比心机我们真是输了。

勇利看着相携而去(…)的奥尤两人,转过头对维克多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维克多装似十分绅士的问道“那我们也走吧。勇利是想现在就回去吗?”

勇利撇撇嘴,我都还没有表白。

难得露出一副“我还想和维克多多呆一会儿”的表情,维克多看的简直血液上涌。

他学着奥塔别克的语气小心翼翼问他

“要不……我们去酒店吧?”

其实维克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没指望过勇利会答应的,也就这么随口一问。

反正他有一百种方法把勇利拐到酒店去。

可是有时候你不抱希望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奇迹。

和单抽出奇迹是一个道理。

玄学这东西真是不可不信啊。

只看到勇利低着头,连耳朵尖都在泛红,轻轻点了点头。

“好啊。”

所谓安详升天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了吧,除了“勇利我的天使!”之外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维克多恨不得现在嗖的拿出一个任意门直接通向酒店套房,但他表面上依然要装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表示:“那我们就走吧。”

4.这时候我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洗完澡的勇利坐在床上思考。

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应该是来表白的。

可是维克多现在在洗澡。

为什么我也洗了个澡。

可是要睡觉当然要洗澡。

我还是觉得有那里不对。

一直到维克多洗完澡出来勇利也没有求的表白和开房之间的必然联系。

维克多擦着头发坐到了勇利面前“那么……勇利之前和我说有话要说,是什么呢?”

一直以来真是太感谢了!做教练辛苦了!就让一切结……

呸,划掉。

连夜背的台词已经变得一团糟了,倒不如说脑袋也已经变得一团糟了。从维克多走出浴室的那一刻心跳开始失控,胜生勇利在一瞬间搞清楚了他现在的处境。

根本,说不出话来。

一开口就觉得心脏要从嘴巴里蹦出来,其实就只是“我喜欢你”四个字而已,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吐不出来。

勇利无助的看向维克多,张开嘴却一个字也蹦不出来看上去很无辜。

“怎么了?”维克多声音很温柔,他凑上来轻轻搂住勇利“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

将头埋在维克多的怀里,勇利渐渐的安心下来。

没关系的,维克多对你这么好。

他那么温柔。

所以一定要告诉他。

勇利突然抬起头,双手捧住了维克多的脸,认真的说出了点燃火焰的第一句话:

“等下,我要做的事,希望维克多不要介意。”

忘了是谁说的肢体语言有时候比语言更能传递信息。当语言无法表达的时候就用行动来证明吧。

勇利抬起头将唇贴了上去。

他们倒在了床上。

即使是刚洗过澡,维克多的唇依然是偏低的温度,柔软却带点凉度。勇利恍惚间觉得好像之前曾经历过这种感觉。

这应该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不用担心被对方察觉,维克多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吻着对方。内心泪流满面。

终于,承认了啊。

不得不说,这真是最好的表白方式了。

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受氛围影响十分容易擦枪走火,虽然维克多差点就擦枪走火并表示十分乐意擦枪走火,但观察到闭着眼睛一副快要背过气去的勇利,他还是十分意犹未尽的放开对方喘一口气。

恩,毕竟是“初吻”。

本来还揣揣不安的等着维克多回答的勇利被吻的有点懵,他现在除了大口喘气之外脑袋里一片空白。

所以,维克多是答应了吗?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维克多重新按回床上,维克多贴着勇利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说:“等下,我要做的事,希望勇利也不要介意。”

他说罢就起身扯过他的大衣在兜里翻找起来。

虽然有点毁气氛但是措施是必要的。

维克多一脸严肃的拿出两个盒子放到勇利面前。

“香蕉和芒果,喜欢哪个?”

勇利瞬间领悟到了等会要做的事是什么事。

等等等等会……会不会进展的太快了。

什么?……诶?

我没有心理准备啊。

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穿衣服回宿舍还来得及吗。

勇利咕咚的咽了一口口水,希望寻求到一个机智又新颖的拒绝方法。

“……那个,我比较喜欢草莓味。”

瞬间泄气的维克多不甘心的四处张望,酒店自备的那什么玩意会有草莓味的吗。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精美包装的小礼盒。

“给我的情人节礼物?”他笑了。

勇利转过身一看,就是那个尤里拍着胸脯表示维克多一定会喜欢的礼物。

拆礼物也是一个转移话题的好借口。

“恩,你应该会喜欢的。”

其实勇利也很奇怪,尤里奥花十分钟不到买回来的礼物到底是什么,要知道咖啡店的对面只有一家药店而……已。

……

恭喜维克多,现在有草莓味的了。

这其实是尤里奥买的不关我的事啊!!

第三次被压在床上的勇利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我没想过……勇利会自备。”维克多说这话的时候一副把理智抛到脑后的样子,两只手早已伸进衣服里对勇利的身体进行惨无人道的调戏。

尤里奥我真是谢谢你全家。勇利内心泪流满面。

作为各方面都毫无经验的童贞,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勇利就放弃了对尤里奥的控诉,被迫专心的陷入一场不能主导的性事里。

草莓味的……果然还是,太甜了。

这是勇利最后一点仅存的理智想到的东西。

……

勇利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快十点了。维克多坐在他身边好像在打电话。

他轻轻动了动,被腰部以下某处疼的无声尖叫。勇利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决定埋在被子里继续当个死人。

维克多挂断电话俯下身扯开一点被子,露出勇利一点点通红的耳朵,他笑着亲了亲。

“醒了?”

初夜的第二天早上说的第一句话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勇利埋在被窝里思量再三决定选择最大众化的句子。

“维克多,早上好。”

维克多拿起手机指给勇利,都已经十点半了哪里早了。

后知后觉的勇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今天是不是有课啊。

不管你是不是单身狗,情人节之类的学校是不会给你放假的这点一定要搞清楚。也只有这点能体现出这个世界对单身狗唯一一点关爱了。

维克多瞅着勇利惊恐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扬了扬手机“放心吧,我刚刚打电话就是帮你请假的,勇利可以多睡一会哦。”

果然还是维克多最可靠了。勇利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松完又提了起来,他狐疑的问维克多:“请假……用的什么理由?”

“那个啊,”维克多看上去十分开心“草莓吃多了嘛。”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男,享年23岁。死于拿着枕头的胜生勇利的追杀。

观众们,所以说说话逞一时口快真的要不得啊。

真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啊。

                                                     这是一个end.

5.这是一个后记

主要是说明这么一些事。

披集•朱拉暖并没有成为百万富翁,那个帖子因为非法集资被管理员封了。

他理想中的维勇党露着胜利的大旗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的场景没有出现。

倒是据说尤勇党要彻底崛起了。

论坛上除了[尤里和勇利疑似单独约会]就是[听说他们昨晚4……]

照片清晰度挺高,坐的应该挺近。恩,有理有据。

那个据说电影院维勇接吻长达20分钟的帖子因为无图无真相被很多人当做笑话一笑而过。

电影院真的黑的可以。

披集咬住拳头,这里面唯一的真相就这么被埋没了。

好像还出现了新的cp,大家纷纷寻找奥塔别克•阿尔京是个什么人物,能不能和维克多勇利尤里奥凑成一对。

我们的奥总对此一无所知,他和尤里还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呼呼大睡。

噫,让我们用鄙视的目光观察他们三秒。

年轻人啊,还是不要纵欲过度才好。

维尤党内部出了点问题,某个很厉害的维尤太太爬墙维勇了,原因不明。

可能是强迫被塞粮噎着了吧。

人文的系主任美奈子今天有点懵逼,他不懂为什么维克多一个经管的打电话给她替她的学生请假。

当然最不能理解的是“草莓吃多了”这个理由。

这个借口烂到让人怀疑其真实性了。

既然敢用,说不定是真的。

这个季节有草莓吗?

披集依然吃着布丁刷着手机,他上铺的李承吉身负着替披集答到的重任去上课了。

布丁是他买的。买了一箱。

理由是当了这么久室友的感谢。

本着“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是有吃的总是好的”原则,披集吃的十分开心。

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下那一大箱布丁盒子上硕大的“情人节特惠”那几个字。

距离披集发现一些事还有两个月零八天。

距离奥尤的恋情彻底曝光还有一年零三个月。

距离维勇跑到荷兰在小本本上签上大名还有两年四个月零六天。

时间还长着呢。

※这可能是一篇安X套的硬广(划掉)

※老毛子的size众所周知,奥总能够size相同可能是天赋异禀(?)

※XX牌XX,用前咬一咬(什么鬼)

※真的有那么多味道的吗……?

※↑为什么全是关于安X套的啊!!

※在说单口相声的道路上一去不返的青杳今天也在给你们笔芯♡

评论(45)
热度(1499)

© 青杳j | Powered by LOFTER